关键字

浙江频发窗帘花型侵权诉讼,绍兴柯桥区市场监管局建“一图一 ID”数字身份证,进行“户籍式管理”

  来源:每经记者:叶晓丹 每经编辑: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1-06-30 12:37:00

吴婧倩表示,维权产业化的问题可能还是见仁见智。一方面,从司法实践来看,只要维权方是利用其合法权利进行正当维权,最终能够获得法院的支持。即使因权利人维权意识提高从而在特定领域维权案件激增形成所谓的“产业化”,也没有什么社会危害性。除非是恶意利用制度漏洞或者打擦边球,在不具备或者伪造相关权利基础的情况下进行恶意的、大量的维权,会形成不好的风气,但是将为法律所制止且最终会消亡。另一方面,不排除也可以倒逼销售方提高著作权保护意识。经过多年的品牌方大力维权,销售方对于品牌(商标权)保护意识明显加强,但是关于窗帘花型(著作权)的保护意识可能还不充分。因此,目前逐渐高发的窗帘花型维权案件,不排除也将沿革品牌维权的路径。

此外,站在原创著作权人立场来看,窗帘花型特别是热销窗帘花型,开发、设计、推广,都需要花费时间、金钱和人力成本,一旦被盗版特别是在市场上大量流通、低价销售,将对著作权人的原版窗帘的销售产生冲击,给著作权人及其经销商等均造成不小损失。诚然,部分销售者在从厂家进货时并非存在销售盗版花型的故意,但是也将给著作权人造成损失。因此,销售者若能提高保护意识,在采购环节,尽量更规范地去跟厂家签订合同订单,要求提供窗帘花型的著作权证明等,将使得整个市场更为规范,一旦涉诉也能够为销售者的合法来源抗辩打下基础。当然,这还需要时间。

法律专家:销售方也可依法豁免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姚欢庆教授6月24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对“窗帘花型”著作权纠纷进行了深入分析。

“从著作权的角度而言,原则上是无授权不使用。没有经过授权的,那么这不是你的东西,都有可能构成侵权。当然,其中涉及到两个方面问题需要区分开,就生产者而言,但凡生产的窗帘、床单等采用了某一种花型,只要不是生产者自己设计的,都有可能涉及到侵权的问题,这是基本原则,无授权不使用。另外,就销售者而言,往往是从生产者处购买产品,他并不知道生产者是否拥有版权或者得到授权。在这种情况下,根据著作权法59条,如果销售者能够证明产品的合法来源,他其实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销售者其实可以通过第59条来豁免自己的责任。”

而对于“钓鱼取证”的争论,姚欢庆教授认为,著作权人去门店先买花型布料,再发律师函的行为,是正常的固定证据的举动。“但是我能够理解为什么商户会反映它是一个钓鱼取证,是因为商家非常有可能既是生产者又是销售者。很可能存在的一种情况是,著作权人拿着自己申请的花型,要求商户按样加工,商户都告诉你能生产,且按样生产了。这时候就会落入到陷阱取证的问题,其实商户可能不生产这种花型,但因为著作权人提出按样生产才制作的。”

对于商家来说,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是,客户拿图案来要求商家定做,商家就应该把图案留下,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存在上述陷阱取证的情况,生产商家能够作抗辩。否则,商家如果没有留下著作权人“陷阱取证”证据的话,法律上就可能判断商家本来就生产销售侵权产品,而非对方陷阱取证。

此外,关于著作权人不接受调解的情况,姚欢庆教授指出,调解方面主要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假冒著作权人,并非真正的著作权人,这类是非常典型的恶意敲诈的情形。另一种是著作权人利用诉讼维权方式,作为一种商业模式牟利,大量诉讼侵权商户并对其提出高额索赔。著作权人是有权选择解决方式的,调解不是必须有的程序,但如果著作权人长期地、恶意地来‘敲诈’,相关市场管理方需要有一例又一例的数据累积、建档,有相关记录,事后才有可能对“恶意诉讼”方作专门的指控,否则没有数据统计,恶意诉讼方永远都是第一次,事情就变得很难办。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