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浙江频发窗帘花型侵权诉讼,绍兴柯桥区市场监管局建“一图一 ID”数字身份证,进行“户籍式管理”

  来源:每经记者:叶晓丹 每经编辑: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1-06-30 12:37:00

另外,在当前的情况下会出现这类情况:即A省如果登记标准比较严格,对于一些相似的,或者说达不到A省标准的著作权作品不予以登记,但若B省或者C省的标准较A省宽松,申请人可能会出现其作品在A省不予登记,但可以在其他省份登记的情况。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通过异地登记成功,再来浙江省内进行维权,他们了解到的案例中不乏此类情况。此外,还存在一些过度维权、恶意维权,甚至维权产业化的现象。

“对于确实是侵权的情况,我们是鼓励双方走行政调解,或者说司法诉讼,这个都是可以的,但是据我们统计,绝大部分著作权人都是直接通过律师来的,通过行政和司法途径的非常少。”

根据《著作权法》第54条规定,著作权纠纷可以调解,也可以根据当事人达成的书面仲裁协议或者著作权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当事人没有书面协议,也没有在著作权合同中订立仲裁条款的,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

“钓鱼维权”,可厚非乎?

针对告经销商而不告厂家的问题,北京市嘉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吴婧倩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权利人在维权时,为了从源头上打击抄袭和盗版,实现更好的维权效果,其实更希望能够对侵权厂家进行打击。但是以侵权为业的厂家往往警惕性很强,十分隐蔽,权利人难以获悉侵权厂家的线索,通过普通民事诉讼甚至难以找准适格的被告。在以往的品牌维权实践中,一些知名品牌会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搜集线索,追根溯源到侵权厂家,再通过民事、行政、刑事等各渠道进行维权。但是一些力有不逮的权利人,可能无法通过有效的手段获得侵权厂家线索。

为什么会起诉销售方?吴婧倩表示,基于过往实践,权利人一般有两个出发点:一是通过起诉销售方能够在市场层面上尽快制止侵权,并且能够获得一定的侵权赔偿以弥补损失;还有一种是希望通过起诉销售方进而能够从销售方的举证获悉厂家信息并追加厂家为被告,从根源上制止侵权、实现其维权目的。

登陆A股时间不久的家纺企业众望布艺(605003,SH)2020年年报中披露,公司通过常年持续不断研发,已拥有面料花型1789套,款式26859种。众望布艺在年报中提及:“设计往往被视为布艺产品的灵魂,直接决定了一个公司产品的品质和市场定位。2019~2020年,设计费用支出占研发费用支出的40.64%和42.74%。”

上海文飞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飞律师表示,目前市场上也存在有些主体恶意抢注版权,对于不属于其自行设计的花型到版权局进行登记,然后以此主张其为著作权人恶意维权的行为,这类情况中确实存在钓鱼维权,恶意维权的问题。

提及钓鱼维权和维权产业化的情况,高飞表示,比较典型的案例如有些图片公司制作网站,不作权利提示,有意让别人转载,然后再通过诉讼方式要求对方赔偿,这也已经是一种商业模式。其运作路径譬如设立一家知识产权公司,买断一定期限内的版权或者商标权,然后对侵权行为进行搜集和取证,随后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维权获益。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