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浙江频发窗帘花型侵权诉讼,绍兴柯桥区市场监管局建“一图一 ID”数字身份证,进行“户籍式管理”

  来源:每经记者:叶晓丹 每经编辑: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1-06-30 12:37:00
从判决结果来看,21例案件中有19例原告胜诉,2例败诉。总体来看,胜多败少,赔偿的金额在1万~9万元。

在这些统计数字背后,维权者和商户间的交锋,凸显了当下窗帘花型著作权保护过程中的矛盾。例如,其中一份判决书中披露,原告沈某独立创作的美术作品申请版权、投入生产经营后,发现被告吕某未经许可,通过吕某注册的微信售卖印有该花型的窗帘布。然被告吕某辩称,原告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花型原告享有著作权,因为涉案花型元素简单,且早流行于市场。同时吕某提供了相关证据。

法院判决显示,被告吕某提供涉案花型早流行市场的证据,虽与原告的美术作品有相似的地方,但不能仅因基本元素种类一致直接否定创作人的创作成果,最终法院判决原告胜诉。

不过,在另一起案件中,情节和上述案例颇为相似,被告潘某提出,第三方网站早于原告登记日期就已将案涉美术作品作为共享素材予以展示。

最终法院判决认定,作品登记证的确可以作为认定著作权人的初步证据。但是,作品登记系自愿登记,版权登记机关只作形式审查。实践中,重复登记、将他人作品或作者不明的作品声称为自己作品并予以登记的情况屡见不鲜,故作品登记证不是确权证书,只是时间证据。如果在作品登记之前,所涉作品早为他人在公开领域使用,即不能仅凭在后的作品登记证认定作品登记人为著作权人。本案即系该情况。潘某提供的第三方网站共享素材中的美术作品上传时间远早于原告作品登记时间。最终法院判决原告败诉。

告经销商不告厂家,纠纷有怎样的复杂性?

结果走向相反的两个案件,也让我们看到了窗帘花型维权背后的复杂性。知识产权三大领域:专利、商标、著作权,专利和商标都需要审查机制,而著作权则不同,它实行的是自愿登记制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轻纺城和商户的交流过程中,面对近年来频频发生的窗帘花型侵权问题,商户们更多的疑惑和委屈在于:“商户是经销商,只是销售流通环节,为什么原告不告生产环节的厂家?花型都是厂家生产什么,商户就进什么货。”

“同一个花型,有的著作权人告好几家商户,且集中委托某几家律所,是不是存在维权产业化的情况?一家赔偿一两万,找到5~10家侵权的商户,可能原告维权的收益比商户一年收入还要多?”

“如果本身有工厂的批发商户开发出来的花型,先看市场好坏再决定包版,但在他们包版之前,就已经有人抢先申请了,这岂不是别人拿着商户的花型来告商户侵权?

6月11日下午,绍兴柯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柯桥区窗帘花样执行的是《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1994)》,按照1994年的办法,实行的是省域登记的模式,省域之间的数据是不连通的,每个省域之间的标准也不一样,所以以往省域间的著作权作品存在数据壁垒、数据孤岛的问题。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