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美国芝加哥华裔家庭:母亲支持特朗普,父女投票拜登

  来源:极昼 文|王一然 编辑|王珊    发布时间:2020-11-09 16:22:00
华人选民在纽约曼哈顿唐人街的一处投票站投票。

身边的环境也在变化。就在今年,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后,她经历了两次“打砸抢”事件,芝加哥交通瘫痪,爱马仕,路易威登等奢侈品店的玻璃橱窗被砸碎,店里商品被洗劫一空。蓝铃很害怕,立刻申请了持枪证。伊利诺伊州是民主党执政,抓了很多人,但大部分没受到处罚,还削减了警察预算。她不明白为什么。而且,民主党支持大麻合法化,要在伊利诺伊州建立一个“美国最大的娱乐性大麻商业中心”(以娱乐性大麻为主的商业综合体),距离她家只有20分钟车程。

蓝铃担心治安问题。丈夫却赞同“合法途径获得大麻比私下泛滥更容易控制”。

争辩逐渐成为家庭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早上出门前、晚饭桌上、睡前看电视——只要一碰面,针尖对麦芒——蓝铃反对大麻合法化,反对加税,反对平权与战争;而丈夫支持富人多做牺牲,支持黑人运动,赞成亚裔细分和男女同厕。

最大的分歧之一是两党对待非裔美国人的态度与政策。丈夫是医生,同时在大学里教书。他通读二十四史,说起话来总是引经据典。今年大选投票前,他劝蓝铃:“我国古代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就是‘同化’,给他们政策倾斜,帮助他们提高民族素质,最后达到民族融合大一统。”

“那就能向黑人下跪了?”蓝铃觉得不可理喻,“这不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办法。而且每家情况都不一样,凭什么说黑人是对社会牺牲最大的群体?”

和丈夫稳定的圈子不同,离开实验室后,蓝铃兼职做地产经纪,大学教授、中餐馆服务员,她都打过交道。客户中有一个按摩店女郎,后来两人成了朋友,但丈夫觉得,“和开按摩店的有什么说的?”

恰恰因为与各个阶层都接触过,蓝铃对“弱势群体”有了自己的判断。几年前,有个黑人小伙子做她的房客,按照当地规定,他信誉分很低,根本租不到房子。小伙子只有20岁,带两个孩子,是个橄榄球球手,体型匀称,梦想是“获得美国橄榄球冠军,改善生活状况”。蓝铃同情他,把房子租给他。但他租房后又结婚生子,身体也逐渐变得臃肿,靠四处打零工过生活,球也打得越来越差,“最后还欠了我六个月房租。”

蓝铃叹了口气说,她下了最后通牒:只要搬出去,租金一笔勾销。那之后,她对“政治正确”有了怀疑,坚持不能一概而论,也反对“黑命贵运动(指Blacks lives matter)”:“我同事里也有黑人,他们非常勤奋吃苦,但不能和那些懒惰的归在一起。”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