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的36辆凌志 债权人索赔16年无果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5 16:16:00
  奇怪的是,柳忠山和单聚春的案子并没有一同移送。9月9日,大连中院一相关负责人向柳忠山表示,桑胜德这个案子为了避开所谓的“地方保护”,省法院指定给铁岭中院执行,但柳忠山、单聚春的案子并没有移送,还在大连中院。

  该负责人表示,当年的办案人已经退休了,现在这个案件(柳忠山执行案)肯定不在任何一个人的手里。应该是中止执行或者其他什么情况,就给归档了,现在就只能在档案室里放着。

  曾经审查过该案件的政法干部表示,本来中院是责令海关赔偿的,后来为什么没有赔偿就具体不清楚了。另一干部则表示,由于涉及到大连海关,确实困难重重。

  对于目前的进展,9月11日,澎湃新闻联系大连中院宣教处和大连海关办公室宣传科,截至发稿,均未获回应。

  谭秋桂表示,从法律程序上讲,大连中院作出了直接生效的裁定,大连海关没有提出异议或者异议被驳回,那么大连中院是有义务、有职责去采取执行措施,“自己做的裁定,为什么不执行呢?”

  谭秋桂说,所谓的执行措施分两大类,第一大类,控制性的执行措施,包括查封、扣押、冻结;第二大类是处置性的执行措施,包括拍卖、变卖等。如果法院方面只是去协调、沟通,没有采取这两类执行措施,严格来讲还是属于消极执行。

  “讲法院可能存在消极执行的同时,也必须强调海关作为行政机关,更应该尊重司法的权威,应该带头、主动积极去依法行政、依法履责。”谭秋桂说。

  谭秋桂说,从当事人的角度,也可以向上一级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寻求帮助,申请强制执行。柳忠山表示,近日会找大连中院再次联系沟通,如果还没办法执行,再向上级法院反映。


       来源:澎湃新闻

上一页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