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的36辆凌志 债权人索赔16年无果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5 16:16:00
  2013年12月20日,辽宁省高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大连海关的诉讼请求。

  辽宁省高院表示,涉案36台进口凌志轿车的权属的认定,不应作为本案的审理范围。

  辽宁省高院认为,现并无证据证明苏美达公司在向海关申请提走该批车辆时,知晓该批车辆已经被人民法院查封,且苏美达公司提车时是经过大连海关批准放行的。则苏美达公司提走涉案车辆的行为不能认定为针对大连海关而实施的侵权行为,不能认定苏美达公司提走涉案车辆的行为具有违法性;一审法院要求大连海关向申请执行人承担赔偿责任,系因大连海关对涉案车辆的放行,而非因苏美达公司提走了涉案车辆。

  辽宁省高院还认为,虽然苏美达公司于2005年6月17日向大连海关做出了承诺,但并无证据证明苏美达公司做出该承诺时知晓涉案车辆系被人民法院依法查封的财产。大连海关要求苏美达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之后,大连海关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6年10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裁定:驳回大连海关的再审申请。

大连中院。

  大连中院。

  专家:无论海关向第三方是否追偿到位,都应先履行赔偿

  对于大连海关与提走车辆的第三方企业之间的诉讼,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认为:“海关向第三方追偿是否成功是另外一个法律关系,由于法院判决你不能找第三人追偿,那你就不履行前面的赔偿义务,那肯定是不行的。”

  谭秋桂说,申请执行的当事人没有过错,海关既然被认定了赔偿责任,应该先履行赔偿义务,再另行起诉第三方去追偿,要求其返回财产。

  对此,柳忠山倍感无奈:“自从判决生效后,我几乎每年都去大连市中院反映或询问执行进展情况,都没有下文。

  澎湃新闻注意到,认定大连海关放走查封车辆的裁定书中载明,除了柳忠山,还有另外两名申请执行人桑胜德、单聚春。

  中国裁判文书网中的一份辽宁省高院执行裁定书显示,由于长期未予执行,当事人桑胜德长年上访。辽宁省高院决定将其案件指定由铁岭中院执行。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