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甘肃庆阳:老板驾车坠水库死亡 保险公司拒赔2400万保险金

  来源:重案组37号    发布时间:2018-06-21 16:11:00
焦小云不服,并提出重新做鉴定。他们最开始联系兰州一家鉴定中心,对方表示和四川的鉴定中心平级,鉴定出来在法律上仍会有争议,而且是最后一份血液标本,不能浪费,建议去级别更高的鉴定中心。

焦小云说,她们最终确定去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文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保险公司人员和她一同前往上海。2016年3月28日,检验结果显示:“所送检血液中未检出乙醇、吗啡、度冷丁、氯胺酮和甲基苯丙胺等苯丙胺类兴奋剂成分。”

对于2份结论完全不同的血液检测报告,焦小云律师在法庭上提出质证,一审法院当庭没有表态,在判决书中对于这一情况也没有发表意见。

此外,焦小云的律师认为,事故唯一的目击证人葛万庄(化名)的笔录存在出入。

证人葛万庄是做豆腐生意的,当天早上正要外出送豆腐,看到王维红的车停在马路右侧,稍微骑黄线一点,出于好奇看了一眼。但由于天还没亮,看不清车牌,隐约能看出是黑色的车。

6月13日,重案组37号来到事发地。葛万庄告诉记者,当时王维红的车停在一栋二层民居后面,出事时是从民居和民居前面的防护栏中间空隙掉入水库中。“当时他车尾灯亮着,我感觉他往后面动了一下,然后往前开,往左边打了一点点,接着嗡的一下往右边掉下去了。”

葛万庄开过车,他认为,“当时路边有油菜花,车停在房子后面,这个角度很难看到右边的水库。”

在文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笔录中,葛万庄提到,“看这辆车往后倒了有十米左右。”刘吉颖表示,公安出具的事故调查分析书中记录,王维红所驾车辆GPS显示,车辆并无倒车行为。

保险公司向葛万庄的询问笔录中显示,葛万庄称:“车辆往左打又往右打方向盘,然后冲下去了。”葛万庄告诉重案组37号,他从来没有直接说冲下去了。记者从保险公司的问询视频中注意到,这句话是保险人员提问,葛万庄回答“是”。

对于为何出现两份完全不同结论的血液检测报告,重案组37号联系文县公安局,对方未予置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