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女性冻卵“中介”调查:国内“牌照”仅40多家,从成功冻卵到妊娠结束,约花费30万元

  来源: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2022-08-03 20:43:00
近日,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原告一审败诉,健康女性在国内冻卵似乎仍然遥不可及,这或将一些有冻卵需求的女性推向海外市场。
一名长期从事包括冻卵技术在内的辅助生殖行业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国内大部分从事冻卵“中介”服务的服务机构,都是海外医疗机构来开办的,或者是中外合资的企业,它们通过组合打包销售来拓展客源。
以服务费用较高的美国为例,从成功冻卵到妊娠结束,大约会花费30万元(人民币)以上。“最后都是(海外)医院收了钱后给服务机构返点,来养着(自己的)团队”,该从业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
据国内“辅助生殖第一股”锦欣生殖(01951.HK)财报显示,其辅助生殖业务毛利在40%左右。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 国内拥有“IVF(试管婴儿)牌照”的民营医疗机构非常稀缺,仅40多家。而在这些民营机构中,能维持每年5000例以上IVF周期的仅3家。

 

↑2021年9月17日,国内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权利案在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第二次开庭审理。 图据视觉中国

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

原告要求医院提供冻卵服务,一审败诉

单身女性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计划,在国内的法律层面上正式宣告失败。

近日,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原告收到一审判决书,法院驳回其要求被告医院提供冻卵服务等在内的所有诉讼请求。对于拒绝为其提冻供卵服务的理由,被告医院辩称,只能对因病不能自然妊娠及因病需要保存生殖力的女性实施包括冻卵在内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而不能对包括原告在内的健康女性实施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技术。

↑“单身女性冻卵案”当事人 图据视觉中国

健康女性冻卵的命运,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似乎早有结局。2019年年底,上述“单身女性冻卵案”在发酵之初就备受关注,国家卫健委曾针对这一话题发布答复函称,“禁止给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也明确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归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范畴的卵子冷冻技术,在社会、法律和伦理等诸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仍未走进普适路线。

但关乎单身女性冻卵话题的争议一直存在,呼吁开放冻卵及建立卵子库的声音仍不绝于耳。如今,一些在国内碰壁的单身和健康女性群体,将目光转向冻卵合法化的海外市场。

“冻卵中介”服务模式:

奢华组合打包,一趟约30万元

国内市场需求与海外医疗机构的衔接,由此产生了所谓的“冻卵中介”。而在辅助生殖业内,将这一外界所认为的“中介”门类,叫做服务机构。

7月30日,一名长期从事包括冻卵技术在内的辅助生殖行业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被定义为服务机构是因为,目前市面上存在于个人与冻卵医疗机构之间的企业,大部分都是海外冻卵医疗机构在国内开办的,或者是中外合资的企业,“本质上都是海外医疗机构的‘海外办事处’”。但由于行业处于灰色地带,从业公司几乎不会公开宣讲自身来历及服务。

“最后都是(海外)医院收了钱后给服务机构返点,来养着(自己的)团队。”该业内人士指出,这与一般意义上的“中介”有着本质区别,“单纯介绍客户的团队是没有什么利润空间的。”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目前最为流行的海外冻卵服务模式是,提供包括订机票、酒店及海外医院等在内的组合打包销售,以提高溢价。而这也是绝大多数单纯的“中介”所不能触达冻卵服务,以及获取一定利润空间的原因。“(服务机构)甚至可以给你配备专门的生殖医生陪同你去国外”,该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

2017年4月,有OTA曾推出两款“美国冻卵游”产品,为7天的温泉疗养款或闺蜜同行款,售价21.8万元。其负责人甚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如果公司的女性管理层有做冻卵的意愿,那么其手术费用将由公司支付。”消息一出,在当时也引起了较大的争议。

8月1日,红星资本局在其官网搜索“冻卵”、“美国冻卵游”等相关关键词,已没有结果。

此外,根据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实际状况,国内的女性群体在不同目的地产生的冻卵费用也有所差异。目前,主要是面向美国、日本及泰国。其中,美国被认为是费用最高的国家,从成功冻卵到妊娠结束,大约会花费30万元以上,其中仅就冻卵这一项约为12万元左右,此外,每年的冻存费用在4000元左右。相较而言,泰国较为便宜,冻卵费用约9万元,后续的生产费用约15万元,共计约24万元。

每年送客不到一万人

辅助生殖机构毛利约40%

动辄几十万的花费,这些服务机构将客户锁定在高收入家庭、精英女性等出没的高端月子中心、高级酒店、大公司工会、下午茶等场景中合作。

上述从业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综合几家占据国内绝大部分市场的冻卵服务机构数据,每年从国内赴海外冻卵的女性不到1万人。

而能够在国内成功接受冻卵服务的人更少。7月25日,四川省辅助生殖医学中心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截至目前,因身患疾病为保留生育力的合规冻卵的仅一两例,且都还未将卵子复苏使用。同日,江苏省人民医院生殖中心则在了解到红星资本局咨询冻卵服务时非常谨慎,指出需要挂号检查身体情况,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具体沟通,并明确表示身体健康的不能冻卵。

冻卵完成之后,后期的卵子筛查更为重要。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在卵子复苏、基因筛查、传染病筛查等都存在一定的损耗率,所以事实上,大多数医院都是将整个取卵和选择卵子的流程视作一个周期来收费,直至取出优质的适宜生育的卵子,而这并不包括前期的用药、检查等费用。

↑荷兰阿姆斯特丹,技术人员打开装着女性冷冻卵子的容器。图据视觉中国

而关于辅助生殖行业的利润,可从国内“辅助生殖第一股”锦欣生殖的财报中窥探一二。

2019年-2021年,锦欣生殖的毛利分别为49.5%、39.7%和42.0%。其中,2020年毛利下降主要系新冠肺炎疫情所致,2021年锦欣生殖的毛利重回40%以上。

IVF“牌照”稀缺

国内执照民营机构仅40多家

在目前国内的辅助生殖板块的相关上市公司中,包含辅助生殖产品拓展的长春高新(000661.SZ)、辅助生殖用药的翰宇药业(300199.SZ)、辅助生殖产品原料药的国药现代(600420.SH)等。但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公立医院,拥有“IVF(试管婴儿)牌照”的医疗机构则非常稀缺,其中,锦欣生殖作为民营辅助生殖的龙头,拥有4张“IVF牌照”。

此外,麦迪科技(603990.SH)曾对外披露,其全资子公司玛丽医院为专注于“试管婴儿”治疗的专科医院,2016年经海南省卫生计生委核准,准予正式运行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辅助生殖服务市场主要由公立医疗机构组成。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就IVF取卵周期而言,2018年锦欣生殖在中国排名第三,市场份额仅为3.9%,前两位均为国有医院。

今年3月,锦欣生殖首席执行官董阳曾透露,目前行业中辅助生殖运营机构持有“IVF牌照”的400多家中,民营机构只有40多家。而在这些民营机构中,能维持每年5000例以上IVF周期的仅3家。

今年6月,国家卫健委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8569号建议的回复中提到,“从供需情况看,现有辅助生殖机构已基本能够满足群众服务需求”。

除此之外,今年4月,北京医保局在回应网友辅助生殖何时纳入医保时回复:经核实,根据医疗保障待遇清单相关规定,按照国家医保局要求,北京市辅助生殖技术服务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工作暂缓执行。目前,国家医保局正在对相关政策进行统筹研究,北京市将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执行。

由此可见,包括冻卵技术在内的辅助生殖技术要想在国内进一步“放开”,尚需时日。

红星新闻记者 邓凌瑶  编辑 于曼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