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一幅时长2秒占画面六分之一照片被判侵权,赔偿2万元

  来源:都市现场    发布时间:2022-07-07 18:24:00

7月5日,张列白与北京坏猴子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坏猴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的一审民事判决书,在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开发布。

 

图片来源: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

 

据悉,坏猴子公司为电影《我不是药神》(以下简称涉案电影)的出品公司。根据判决书,原告张列白诉称,被告坏猴子公司未经许可,在涉案电影中,使用了其在印度新德里旅行期间拍摄的照片作品,侵害了其署名权、复制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网络信息传播报酬权,张列百诉请被告赔偿其48万元。

 

图中照片为涉案作品 图片来源:电影《我不是药神》截图

对此,被告坏猴子公司辩称,涉案作品标识有“Aperlink”字样,应属于上海熠晨齐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被诉侵权作品与涉案作品差异明显;即使法院认定被诉侵权作品与涉案作品具备同一性,被告的使用行为亦属于合理使用;原告张列白主张的赔偿金额过高。

法院审理认定,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片头第2分35秒,镜头扫过男主角经营的保健品店,其照片墙中出现了他人在旅游期间拍摄的作品。镜头时长为2秒,作品约占画面六分之一。经比对,被诉侵权作品与涉案作品在画面结构、色彩、拍摄角度、光影基本一致,但无相关水印。

并且,在电影作品中,制片者通常会以片头、片头字幕或者屏幕标注等方式为编剧、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署名。参考该种署名方式,坏猴子公司在涉案电影中使用涉案作品不存在无法署名等特殊情况,但其却在使用涉案作品时未以适当方式表明原告张列白的作者身份,侵害了原告的署名权。

据此,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被告北京坏猴子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停止涉案侵权行为,并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法制日报》刊登致歉声明。赔偿原告张某经济损失2万元。 

 

本案的民事判决书(图片来源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

 

 

《我不是药神》是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徐峥、周一围、王传君、谭卓等主演的剧情片,阵容强大,剧本扎实,由真实事件改编,深入剖析人性,融合多元的创作手法,是难得的现实主义力作,2018年上映,赢得了票房和口碑双重成功,至今仍有很多观众对其细致的人物刻画、丰富的戏剧性和温情的现实观照津津乐道。

但在上映四周年之际,《我不是药神》被告了。被告的那一段画面,如果不是被告了,可能观众都不会注意到。是有一段展示徐峥所扮演的程勇,去印度旅游的纪念照片,其中有一张印度新德里寺庙建筑的照片,出镜约2秒,被原作者张列白以侵害了其署名权、复制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网络信息传播报酬权等多项权利为由,告上法庭,索赔48万元。

消息刚传出时,网友普遍反映:“这是敲竹杠吧!”因为那张照片在电影画面中一闪而过,且只占画面六分之一,的确很不显眼,而原告索赔金额 过高,这部电影在很多人心目中又是“神作”“良心之作”。网友们凭感情和感觉判断,觉得原告是“小题大做”“狮子大开口”“看电影红了就来蹭热度”。

影视剧拍摄制作分工越来越精细,涉及多个环节和工种,一不小心就可能卷入侵权风波。

2021年2月,微博网友爆料,父母的结婚照被热播剧《假日暖洋洋》剧组当作遗像出现在电视画面中,之后涉事剧组致歉,并称工作疏忽,已开除相关工作人员,将替换正片内容;

2021年9月,热播剧《扫黑风暴》片头素材被指侵权,随后,片头制作公司亿和视效表示,公司已于今年7月21日在VJshi网站购买了该素材。VJshi网表示,经核实,供稿人高某某提供了非原创作品,已对其账号进行封禁,并终止合作。

还有“奥迪小满文案抄袭”事件,也是制作方出了问题,品牌审核不到位,侵犯了原创者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