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广东佛山高明区:23岁女大学毕业后入职公司不到一月,被主管单独叫去消夜KTV死亡

  来源:华商报  发布时间:2021-09-04 01:58:00

23岁女生被上司带去开房身亡 警方:作案手法很少见

房地产公司23岁新入职女员工被主管叫去吃宵夜、KTV唱歌,次日凌晨意外殒命主管所开酒店客房内。

“8号警方给我们家属通报说她确实被她的主管彭某下了药,用的是麻醉药七氟烷,他给警方承认和她发生性关系,最终定性侵、强奸还是过失致人死亡,都是公安机关来定,我们家属不能定。”2月9日,案发16天后,华商报记者从死者家属处证实,涉案主管被刑事拘留后报检察院批捕。

聚餐后被主管单独叫去消夜KTV

滴酒不沾喝了两瓶啤酒几罐啤酒

莫先生介绍,外甥女23岁,大学毕业后2020年底入职一家房地产公司。“公司总部在广州,她在佛山高明这边公司上班,公司在高明有一个房地产项目,我外甥女平时在高明上班,具体在资料录入工作,一个月工资4400元。”

1月23日24日是周末,莫先生没想到会痛失外甥女,他们家属通过警方和涉事公司了解到案发经过。

“1月23号晚上有几个同事聚餐,晚上九十点钟,她单独被主管彭某叫去吃宵夜,他们吃了石锅鱼,这是他自己跟警方交代的,当时喝了两瓶啤酒,之后他们去KTV唱歌,又喝了几罐啤酒。”

莫先生解释,“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从不抽烟喝酒,一般过年我们喝点小酒,但她滴酒不沾,包括平常和闺蜜出去玩,她都不喝酒的。”

男子乘车到上海将前女友及她1名朋友杀害 后自缢死亡

莫先生表示,他是看着外甥女长大的,刚刚大学毕业、活生生的人说没就没了,情感上很难接受

主管酒店订双人房搀扶她进去

监控视频可以看出她已经醉酒

“次日凌晨3点钟,彭某先去酒店开了双人房,他开房时酒店有监控,过了十多分钟才带她进去,他是搀扶着她进的房间,可以看出她已经醉酒,表面上看还能走路,但神志清不清醒就不太好说。”

莫先生证实,酒店方面向警方提供了当天的监控视频,他们家属在派出所看了监控视频,“把他整个轨迹都录下来了,要看一天都看不完。”

这种作案手法国内都很少见

简单的检测根本鉴定不出来

“次日凌晨5点钟,他又外出去买早餐,过了十多分钟买了早餐回来,说他没带房卡,叫服务员开的门,又过了几分钟又叫服务员过来,说她人不行了。”

莫先生认为案发蹊跷,“凌晨3点到5点半,他打了很多电话,发了很多微信,说明这个过程当我外甥女已经出现问题,他是在找人商量对策,昨天(2月8日),警方给我们家属说,他用了一种叫七氟烷的麻醉类药物,引起她呼吸系统障碍,就是这种药物导致的死亡。”

莫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我昨天下午去了公安局,七氟烷属于一种麻醉类药物,警方说像他这种手法的国内都很少见,警方说这种药物非常难查,除了法医鉴定之外,警方做了很多工作,因为简单的检测根本鉴定不出来,针对某个单独的药物重复进行了检测才做出来的。”

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认定死者符合七氟烷中毒,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

华商报记者看到,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我局聘请有关人员对死者尸体进行死因鉴定,鉴定意见是符合七氟烷中毒,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

莫先生也不清楚彭某是如何搞到这种麻醉药,“警方说,这种药全国都很少,我才知道,这种药是非常专业的人士才能使用的东西,它可以是气体,也可以是液体。”

无色透明极易挥发需密闭储存

浓度8%吸入40秒后意识消失

川大华西医院麻醉手术中心刘飞医生对此科普表示,七氟烷是麻醉医师最常用的吸入麻醉药,目前临床上可以采用浓度递增慢诱导法、潮气量法和高浓度快诱导法让患者通过吸入含有七氟烷的气体丧失意识。

“比如,高浓度快诱导法,患者意识消失时间最短,但必须要求七氟烷浓度达到8%,即使这样,患者也需要戴上密封性非常好的面罩,至少经过40秒后意识才会消失。

刘飞介绍,吸入的麻醉药七氟烷为无色透明的液体,极易挥发,有特殊臭味,需储存在密闭的器皿中。这类麻醉药就算凝结于固体香皂中,或者涂抹在纸上,极易挥发,完全无味的吸入麻醉药目前市场上还没有。

暂不知给她闻了还是下到酒里

她没外伤只是手指头发青发黑

“跟我当初第一天猜测的有点吻合,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我推测的都成为现实了。”莫先生表示,案发以后,家属见到外甥女时,人已经送到殡仪馆了,警方勘验过现场,彭某涉嫌向警方做假口供,包括清理现场。

“他是用这种药物给她闻了,还是液体下到酒水里,只能等公安机关侦破了。 从凌晨3点到5点多,这中间有两个多小时,他有时间清理现场,现在疑点很多,法医初步鉴定说,她死亡时间有两个小时,我在殡仪馆看了她最后一面,她没有明显的外伤,只是手指头有点发青发黑,也没有捆绑勒痕。”

有公司同事讲“他们都不跟他玩”

在佛山当地找其他类似受害者

彭先生介绍,公司主管彭某39岁,“公司说他老家在高明,他有家室。”

莫先生表示:““平常我和外甥女聊天,她也没有说过受到这个主管的性骚扰,我们现在也在佛山当地找一下,看有没有其他类似的受害者,案发后我们去公司宿舍拿她的遗物时,她的一一位同事就讲,‘他们都不跟他(彭某)玩’。”

华商报记者提出希望通过受害者的微信、短信或者QQ聊天记录,了解她生前是否受到骚扰的证据,莫先生说:“案发至今,她的手机还在警方那里,是否在公司受到过性骚扰等,现在我们也看不到。”

莫先生表示:“最终定性是性侵、强奸,还是过失致人死亡,都是公安机关来定,我们家属不能定,现在警方立案给我们家属说是过失致人死亡,而且还有新的罪名,但警方说暂时不便透露,说最近有很多媒体打电话到公安局去,希望我们慎重处理。”

23岁女职员父母都是残障人士

原想等发了工资带妈妈去看病

莫先生否认外甥女和主管谈朋友,“她已经23岁了,谈朋友按理说也正常,也没有啥,但她说没有谈,她没有男朋友,她入职还不到一个月,认识这个主管一个月都不到,他结过婚的。”

“警方说比较重视这个案子,公安局长接访日,我们去反映,她老家在茂名,活生生的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人,说没就没了,我们是隔了好多天才敢跟她妈妈和外公外婆说这个事。”莫先生表示,家人从情感上很难接受。

“她父母都是残疾人士,我姐姐是天生的聋哑,我姐夫是盲人,有一只眼睛后来受伤致残,外甥女一直是在我家生活,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因为家庭原因,她知道不能依靠父母,家庭是没得依靠的了,父母有残疾,她原本想着等发了工资带妈妈去看病。”

更让他们家人感到不近人情的是公司处理此事的态度。莫先生说:“我们去处理她的遗物,公司说都没有了,已经处理掉了,工作地笔记本、水杯等物品,不可能说什么都没有吧,这些东西对公司来说没有用了,但对我们来说,这是她的遗物。还有,公司原来说安排专人去家访,但最后也没有来,起码的人道主义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