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韩国:犯罪集团诈骗逼迫74名女子成性奴 拍成色情视频及照片 吸引26万男性观看

  来源:搜狐  发布时间:2020-03-24 08:25:00

韩国时事节目《我想知道真相》采取了更进一步的激进行动,突破了新闻中保护嫌犯人权的惯常做法,在预告片里公开了N号房头号嫌犯“博士”赵某未打马赛克的照片,节目组还特意表示:“请认识赵某的观众提供线索”。

概括来看,迄今为止,N号房事件在韩国本土激起的怒火,集中体现在追问嫌犯的身份信息上,而这方面的信息透明公开要求更指向26万名“帮凶”。这一要求并不新鲜,它延续了韩国一直以来围绕性犯罪分子的信息披露的争议。对这些人的身份资料,到底在什么时候披露,以及披露到何种程度,始终是韩国朝野之间相持不下的争论点。

极其恶劣的N号房事件

如果要理解韩国民众在N号房事件上的愤怒,以及新闻媒体打破行业禁忌,公开呼吁对嫌犯展开“人肉搜索”行动,就得了解本宗性犯罪事件极其恶劣、变态的性质。

“博士”赵某他们的惯用手法,是利用社交网站或交友软件搭讪女学生,伪装成同年纪的学生与对方聊天,接着传给对方一串网址假装警告,“这个网站好像有人公开你的照片和个人资料”,诱导对方点击网址。点进网址后,会弹出必须填写资料的页面,而女学生只要照做,嫌犯就会取得账号密码和女学生的手机等隐私资料,进一步套取该女生发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就读学校和居住地址等。

接着他们扮成警察联络女生,称她被人指控在网络上散播猥亵物品,宣称已经掌握她的身份,威胁要移交法办,恐吓受害者。一旦受害者求情,嫌犯便亮明条件,“当一星期的奴隶就放过你”。

几十名女生因此受尽虐待,被迫拍摄拿刀在腿上刻字、针穿身体等影片,或被带到大街上,给陌生过路人摸胸等变态动作。“博士”赵某控制的聊天室里除了充斥这些视频,少女的姓名、就读学校和班级等资料都在其中流通。少女若试图逃跑,嫌犯便扬言公开她此前拍摄的视频和个人资料。

N号房案件国民请愿截图

赵某首先在Telegram上建立一个“试吃”聊天室,任何人都可加入并观看影片,有意加入会员的网友则按照支付的会费高低决定其可观看多少影片。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