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搭讪艺术PUA会员超182万人:PUA中毒者 第1年与40人发生关系 颜值和身材即标准

  来源:有道热点  发布时间:2018-10-12 12:55:00
状态越来越糟糕,吴茗必须和别人待在一起,不能独处,只要遇到一点麻烦,整个人就觉委屈、悲伤、痛苦,甚至很多时候,前一秒还在做着手上的事情,下一秒就情绪崩溃,嚎啕大哭。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身边新出现的情商较高的男生,吴茗都会怀疑对方是学过PUA,即便只是聊聊天,也会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就成为对方的“教材”,怀疑家人对自己的爱,怀疑亲密关系本身。

后来吴茗才知道,自己的那种症状是“反PUA中毒”,和王琛那样的“PUA中毒者”一样,他们在尝试走出PUA之后,依然被它啃噬着。

成都摩卡情感公司内景

被反噬的人

在这种男女关系的拉锯战中,没有赢家,都是输家,谁都找不到真爱。在成都一家PUA机构“摩卡情感”工作了三个月的贺晨觉得,如果说有赢家的话,是在PUA圈子里挣到钱的那些人。

贺晨的工作就是把PUA导师白鸭的“撩妹”经历改编成小说,应聘的时候面试官的问题是“可不可以写小说,写偏色情的?”正值毕业,贺晨需要一个工作,很快就答应了。但真的工作以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想的简单了,“我也不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也约炮什么的,我面试的时候觉得应该也可以接受。但是来了以后发现真的是接受无能。”6月份入职,8月份贺晨辞职离开。

导师白鸭把自己的经历编成word文档,“昆明两晚,三线小演员和我相约在昆明的酒店”、“摩拜单车把妹,24小时TD(推到)全记录”等等一系列的搭讪推到故事,让贺晨觉得这些人都是“病人”。

后来的贺晨偶尔也会恍惚,不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如果说很有礼貌,就会怀疑他的动机,我以前的男朋友会不会是PUA?看到微博里一些吃的很好,住的很好的人,我就是会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他如果用这些招,你真的防不胜防。”

两个月的工作,她看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女性PUA也有,教女孩子怎么样留住一个男孩子的心,去医院假造怀孕都是常规操作,还有一些女性PUA经常会以“我收到男PUA的礼物但是我还没有被睡”为荣在群里炫耀。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