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广西平乐县山体坍塌7人失联4天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6-24 13:37:00
广西平乐山体坍塌7人失联4天现场救援难度大
图为平乐县山体坍塌救援现场。 李斌 摄

  中新网桂林6月24日电(李斌)6月24日8时,距广西平乐“6.20”山体坍塌发生已有四天,仍有7人失联。现场救援人员正在全力打开通往洞内的生命通道和救援通道。

  6月20日上午8时10分许,平乐县沙子镇保安村委猪婆岩发生山体坍塌,导致当时正在洞内进行机器检修的8名工人被困。目前已发现1名遇难者遗体。

  在事发现场,高2000米左右的猪婆岩山体,从中间对半劈开,东侧半截整体坠落,坍塌的巨石大的至少有一个篮球场大小,小的岩体是大小不一,数以万计。塌方巨石倒悬上空,凌空的飞石随处可见,块与块之间裂隙很大,一不小心就有全面坍塌的可能,救援人员几乎寸步难行,稍有不慎就可能滑落。

图为平乐县山体坍塌救援现场。 李斌 摄
图为平乐县山体坍塌救援现场。 李斌 摄

  武警水电部队接广西区应急办险情处置请求后,指派水电三支队100余名官兵紧急驰援。在经过前期生命搜救、现场勘测后,22日下午,在地方联指和总队技术组的指导下,确立了挖爆结合、排险开路,抵近搜寻、稳步推进的战法,先组织官兵人工进行清表,而后用大型设备平整开路,利用声波、蛇眼等设备进行生命探测后,再组织专业力量对巨石进行定向控量爆破,清楚路障缩短可能存在失联者的区域。

  整个救援流程看似简单,却步步惊心。三大队九中队班长殷流波,是首批进行清表的指挥员。这个云南籍的小伙曾自诩爬任何山坡都不带喘气,可当他身处工作平台时,双脚不由地颤抖起来,只能手脚并用四肢爬行,每清除一小块区域就不得停下调整位置。而作为生命救援的核心力量,中士胡佺却站在那个区域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声波探测仪对生命呼吸特别敏感,他在操作时只能克服内心的不安集中万分精神探测每一个可能有生命存在的地方。

图为平乐县山体坍塌救援现场。 李斌 摄
图为平乐县山体坍塌救援现场。 李斌 摄

  爆破能手舒龙,这个曾在云南鲁甸地震中,因胆大心细被3个将军竖大拇指的能人,在这次进行爆破时也变得小心翼翼。“这个炸药量不能多,多了就控制不了爆破飞石的方向,也不能少,少了就起不来作用,多少的误差必须控制在0.1克左右”。他介绍说,由于炸药都是出厂时就已经包装好,他们在安装之前必须控制好钻孔的深度和大小,而大型设备不利于稳定性,只能依靠人工采取液压钻机进行取孔。承担此项任务的一大队副大队长万宁宁,在凸起的巨石上面,独自拿着近30公斤的钻机一点一点钻孔,一道程序下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湿透。

  同样湿透衣背的还有挖掘机操作手、上士罗勇,他作为驾驶首台大型机械上操作平台的驾驶员,行走在宽约4米的简易通道上,设备自身宽3.5米左右,距离两边仅仅只有0.2米左右的空间,坐在驾驶室里抬头向左看,数块巨石倒悬上空摇摇欲坠,右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他不敢多看,只能死死地盯住前方,如同蜗牛般推进。

  “如果按游戏设置难度系数来形容,最难境界设置5.0,这次抢险至少在4.8左右。”三支队总工程师王亚辉介绍说,“不是量大量少的问题,是能不能有效处置的问题”。一边是心急如焚的抢险人员,一边是有一身劲无法施展的困局,水电三支队的救援官兵就是在这种极险中排险,一点一点延续失联者的希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