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镇委书记酒后驾公车撞死4人 家属质疑官方回应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2-08-01 16:58:00
 
据知情人说,郑泰聪的车最后撞到了这棵树上。30日,现场还留有祭拜过的痕迹 。

 
 照片显示,死者的摩托车后轮被锁锁着 

  镇委书记醉驾四人被撞身亡
 
  羊城晚报讯 记者郑诚、岑杰昌摄影报道:7月25日晚,肇庆四会一路段发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轿车从身后将4名正在行走的路人撞倒,导致4人当场死亡,而轿车司机在送医后也因救治无效死亡。

  后经证实,死亡轿车司机为四会地豆镇镇党委书记郑泰聪。事发后,四会本地网友对于事件的质疑声连连,矛头直指郑泰聪,称其事发时是酒后驾驶,此外,对于小汽车与行驶中摩托车相撞的说法也质疑声四起。对此,记者赴四会实地调查,还原该事件的前前后后,并独家获悉,经过酒精测试,郑泰聪血液中乙醇含量为88.4mg/100ml,属醉酒驾驶。

  现场

  惨烈车祸4人当场丧命

  按照有关方面此前的通报,7月25日晚8时45分许,郑泰聪驾驶一辆大众斯柯达轿车沿S260线(莲四公路)向四会市区方向行驶,在行至S260线221KM路段时,与路边两辆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被撞4人当场死亡。郑泰聪后经送院抢救无效,于26日死亡。死者中,最小的一人只有15岁。

  30日上午11时许,记者经过多方寻找,找到了事发地点。在从鼎湖区往四会贞山区方向的姚沙桥上,一棵大树上还留有被猛烈撞击的痕迹,知情人称,当时郑泰聪在撞到人后,又开车撞上了这棵树才把车停下。记者注意到,该路段多处都竖有限速指示牌,上面有限速30公里的标识。

  记者随后顺着事发现场旁边的一条小道,来到路旁的姚沙满堂村。在离事发地不到20米的一个小棚内,住着一名广西籍的中年男子。说起事发时的情况,他连说了几声“惨不忍睹!”他告诉记者,当晚下着小雨,快9点钟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棚外传来巨大的撞击声,于是赶紧循声来到马路边,这下可把他吓得不轻。“一辆轿车撞到了路边的一棵大树,车头损毁严重,司机应该是被撞晕了,倒在车内。另有三个人横躺在马路上,我用电筒照了照,看到其中一名头发很少的中年男子,只流了一点血,但也是一动不动。而另一名男子血肉模糊,估计已经不行了。”他告诉记者,这一路段的路灯经常不亮,绿化树多,路旁小道也多,所以经常发生大的交通事故。

  而另一位村民陈先生告诉记者,当晚10点50分,他从家骑摩托车外出,车行到村口小路的时候,发现被一辆轿车挡住了去处,他下车一看,发现原来这辆轿车撞上了村口的大树,而轿车前方则躺着三个人。“我上前察看,发现他们一动不动,周身都是血,估计是不行了。”他说,他随后等了很久,也没见有交警过来。后来才知道,之前救护车已经来过,将一名伤者拉去了医院,而其余被撞者均已当场死亡。

  家属

  官方回应不够明晰

  记者随后多方了解,得到了四名被撞死者的身份信息:莫树坚、莫家成(15岁)、张亚龙和赖伙新,其中莫树坚和莫家成为叔侄关系。他们四人相熟,当晚相约出去“电鱼”。

  30日下午2点,记者来到抢救郑泰聪的四会市人民医院了解情况。对于该事,院内大多数人员均闭口不谈。在急诊室,记者找到了当晚值班的一位护工,他透露,当晚九点多的时候是送来一名车祸伤者,为当地的一名镇委书记,此人还是该院人事科科长的丈夫。“当时从外表看伤得不是很重,但抢救了一个多小时后还是死了,应该是受了内伤。”他说。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死者莫树坚和莫家成所在的四会石狗镇廻龙村,但该村家家户户大门紧闭,邻村人告诉记者,这个村的人都帮莫家去城里讨说法去了。下午4点30分,记者在四会城区找到了莫家成的父亲莫水生。对于儿子被撞一事,他并不愿多说什么,“怕影响日后的索赔”。在记者的再三询问下,他终于开口。对于政府对此事件的通报,莫水生认为不符合事实。“当晚我儿子和他叔叔及另外两人到其他村捞鱼,事发时刚把摩托车锁在路边,然后四个人并排在路上走,就这样被后面驶来的轿车撞倒。”莫水生随后向记者出示了几张照片,照片显示,一辆牌照为粤H1P759的摩托车后轮被锁锁着。在网友贴出的四张据称是事故中被撞摩托车出事后的照片中,也清晰显示了出事摩托车已经上了锁。他说,这就是儿子当时骑出去的摩托车。“明明是轿车直接撞倒的人,但他们却告诉我是撞到了路边的摩托车。”同时,当晚莫水生快12点钟的时候才收到消息称儿子被撞。“为何交警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家属?”

  焦点

  醉驾?行驶中碰撞?

  四会“7·25”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网友和四会坊间都不少人在议论。在网上,就有对该事件背后“隐情”产生了不少猜测。记者查看四会本地一些论坛和微博发现,不少网友认为,驾车的郑泰聪事发时属于醉驾。“人家都停在路边了,不是喝多了怎么会撞上呢?”“这段路只有喝了酒的人会开车行驶,就是为了躲避交警的检查。”不少网友说道。而在记者的采访中,死者家属也认为郑泰聪是酒后驾驶。

  通过现场走访,记者也发现,车辆在该路段晚间行驶非常不便。由于往四会方向的两车道正在修整,很长一段路都只能双方向两车道行驶;而且,整条路上路灯稀少,据当地一苗圃场的工人称,“晚上都是漆黑一片的,发生事故了后面的(司机)也未必会知道”。

  30日下午,记者从家属手上拿到了交警部门出具的“酒精检验报告”,上面显示:“我大队(四会市交警大队)委托/聘请具备检验、鉴定资格的肇庆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郑泰聪血液进行了血中乙醇含量检验、鉴定,检验鉴定结论为郑泰聪血液中乙醇含量为88.4mg/100ml。”报告上盖有四会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事故处理专用章。按照此酒精含量,郑泰聪当时属于醉酒驾驶。对此,四会市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郑是否醉驾,要再等3天后才能出最终结果。

  而在此前,有媒体称事故中郑的轿车“与正在行驶的两辆摩托车发生碰撞”。对此,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某媒体报道的小汽车与行驶中摩托车发生碰撞的说法不准确,“摩托车当时是停在路边的。”但是对于轿车当时是否超速,是否直接撞到正在行走的4人,这位工作人员称这些都还在调查中。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死者家属还提出:“郑开的车撞人,还是公车,那是否政府也得担责呢?”对此,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事发时,郑驾驶的牌照为“粤HM3060”的轿车确为政府公车,但对于政府是否要担责一说,他称“这个不好说”。

   郑诚、岑杰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