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站长王民中受贿801万元,4912万元财产来源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16 17:26:00
“只有认定为进口库存再进行贴标后,才能进行运输以及找下家进行销售。”郑某说,根据国家相关规定,需要北京野保站组织专家到现场认定,他为此找王民中咨询过。

郑某在证言中称,2018年初,公司正式向北京野保站提起认定库存穿山甲片为进口库存的申请,几个月里,野保站一直没有安排专家到公司认定。他打电话或到王民中的办公室问过几次,都没有安排。

期间,公司又有一批208公斤的麝香,也需要北京野保站进行库存认定,申请材料递上去后,同样是很长时间没安排专家到公司进行认定。

据郑某描述,2018年9月,他把装有20万元现金的棕色手提袋送到王民中办公室,希望对方尽快办理其公司申请的穿山甲片和麝香的库存认定。过了十天左右,穿山甲片的库存认定就批下来了;再过一个月左右,麝香的库存认定也批下来了。

跑了十多次没办下来

药企暂发当月部分工资凑20万送礼

野保站站长并非大官,可对那些药企而言,是掌握着公司的命根子。王民中手中的权力“含金量”很高。一些药商求他办事时,除请客洗澡、吃饭、送礼,还得用钱表达“心意”。

北京一家中药饮片厂主要经营中药饮片,产品主要销往各大医院和连锁药店。总经理张某在其证言及自书“事情经过”中描述,公司有一些库存的穿山甲片和羚羊角,根据规定,如果不经过野保站的认定批复就不能流通使用,他想找王民中办理这件事。

2018年上半年,张某找到王民中单位,但王民中对他“爱搭不理”。过了一两个星期,他约王吃饭,对方答应并选在一家温泉宾馆。吃饭时,他提出希望王民中能帮忙。临走时,他给了一个茶叶礼盒,内装3万元现金和一些海参,王收下了。

之后,他们又两次约在那家温泉宾馆,洗澡、吃饭、说事、送礼,重复着这样的事。2018年9月,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同意了该公司将库存的赛加羚羊角515公斤、穿山甲片650公斤加工后销售给定点医院。

北京一家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请王民中帮忙办理穿山甲片、赛加羚羊角及麝香库存认定时,同样是将王民中约在一家洗浴中心,洗澡、吃饭、说事、送钱……

在涉案的这10家公司中,竟有一家药企暂发当月部分工资,才拿出20万元礼金送给王民中。北京某药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某证言称,2016年左右,国家对穿山甲片的管理越来越严格,没有野保站发的许可证,医院都不要他们的产品,所以,公司迫切需要办下这个证。公司的人跑了十几次都没有办下来。该公司总经理赵某证言称,公司开会决定,暂发当月部分工资,准备给王站长送20万元礼金,以促成办证之事。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