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武汉“封城”后:4000人组民间自助车队接送市民

  来源:极昼    发布时间:2020-01-29 15:33:00

这几天,货车司机很多往返于仙桃和武汉之间。仙桃是湖北的口罩产地之一,多家工厂通宵赶工,货车司机和很多买口罩的人一样,日夜守在工厂门口,产出一箱,搬走一箱,他告诉王娜,“大家都缺货,谁先抢到就是谁的。”

26日早晨,同样等在高速口的刘威在车里睡着了,6点左右被其他车友叫醒。他前一晚刚刚加入,一直抢不到订单,“其他志愿者的速度太快了”。直到凌晨2点接到一个转运物资的活儿,货车司机说不准几点到,20多个司机都和他一起在夜里等着。

看到一车防护服、口罩和鞋套抵达武汉,他们立即装车,一个小时内完成分配,9点之前,这批货物会分别送到协和医院、同济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等需要的地方。

刘威是自由职业者,“封城”之后几乎每晚都躺在家里沙发上闲着。母亲在江夏区一家社区医院里当保洁,每天去医院两次,把医生护士弃用的口罩等防护品用黄色塑料袋统一整理好,交给上一级医院收走。

父亲在中建三局的项目当保安,建设火神山医院紧急召集,三局要求增调集装箱支援,父亲和十几个六七十岁的老人都去加班,将电缆从箱子里清空。看到父母都在为疫情而忙,刘威觉得惭愧,于是通过朋友介绍加入志愿者车队。

弹出消息的“滴滴”的声像是一个巨大的缺口,怎么也填不满。王娜感到无力,民间志愿者没有任何资金补贴,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每天光油钱都要四百多”。

1月26日,交警拦下过往机动车,叮嘱“不要再开车出门”。

相比于交警的阻拦和政策的限制,更让她感到难过的是旁人的不理解。群里有个开农庄的提出,以低价向医院提供一批蔬菜,结果被认为是打广告谋私利,把他踢出群了。还有一次深夜送货,王娜费劲把几大箱口罩搬下车,收货的人一边在收条上签字,一边嘀咕,“一个女人大晚上出来跑什么,怎么不在家好好待着?” 忙完一天回家躺在床上,她翻看新闻,看到有网友留言说志愿者是“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王娜有时候也在想,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始终瞒着老家的亲戚,不敢在朋友圈发布任何做志愿者的消息,怕家人担心。大年三十,好几个亲戚打来语音电话,她在开车,几次拒接电话,无奈之下,最后接了嫂子的视频电话,骗她说没有出门,只是到车里拿点东西。嫂子再一次叮嘱,不要出门乱跑,照顾好女儿。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弘扬法治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