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河南农业大学77岁老教授王泽霖把毕生科研转化结余的8208万元全部捐给学校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20-01-04 13:16:00

  2008年汶川地震后,出差回来的王泽霖径直来到学院,掏出身上仅剩的2000元现金交给学院领导。回到家,又立即让爱人设法筹措20万元现金捐给学校,这也是当年河南高校个人最大的一笔捐款。

  王泽霖尤为鼓励青年科学家投身禽病防疫事业,捐款230万元改善禽病所科研条件,捐款100万元为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禽病学分会设立创新基金,捐出两家企业连续12年的专利使用分成款设立学院科研创新基金。

  就在前不久,王泽霖又一次找到学校,坚持要将毕生科研转化所得结余8208万元全部捐给学校,希望用来建设高水平的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即业界俗称的P3实验室。

  王泽霖表示:“P3实验室对于河南农大有关学科的发展将具有划时代的性质,我希望尽快将这笔资金用到它需要的地方去,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就这样,王泽霖干了一辈子,取得了很多科学家无法企及的成就,收获了多少人无法企及的财富,但他只是挥一挥衣袖,毫不犹豫地“裸捐”。

  3.一生简朴,几十块钱也要较真

  “老先生对待金钱让我感觉两极分化,他合法拿到的数千万元眼都不眨就捐出去,但是出差在外住宿吃饭,差几十块钱他要较真!”

  这是河南农大牧医工程学院副院长李明的感受,也是所有接触过王泽霖老师的人的共识——“王老师对自己太苛刻了!”

  菅复春老师曾跟着王泽霖工作多年,据她回忆,当年王泽霖应邀到全国禽病大会上做报告去,依旧穿着旧衣服,“秋衣的两个袖子都磨得破边了,领子也松松垮垮的”。

  好多人劝王泽霖:“王老师,你是大专家,也是学校的形象,得弄套好西装穿穿。”

  王泽霖回答:“我一辈子当马医生,猪大夫,这几十年是给小鸡看病的,你让我穿那么好给谁看?关键是耽误干活啊!”

  在王泽霖的字典里没有“享受”这个词。已经77岁的他至今还坚持着出行的原则——能步行不骑车,能骑车不坐公交,能坐公交车绝不打出租车。

  “抠门”这个词也经常传到王泽霖耳朵里,他总是一笑了之。当人谈起他当年坐火车出差随身还要带小马扎时,他笑眯眯地说:“那是创业的时候,现在我也坐飞机的!”

  追问之下,才知道王泽霖为什么这么“抠”。

  王泽霖1942年出生在苏州,从小生活十分困苦,一直靠着姐夫赵福仁周济。赵福仁14岁参加红军,是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洗礼的老革命,也是王泽霖心中的英雄和榜样。王泽霖说,“当年,姐夫顾着一大家子,生活很不容易,但他严格要求自己、艰苦奋斗的作风让我深受教育。”

  王泽霖的困境随着考入当年的北京农学院以后才略有改善,但是节俭的习惯却烙进记忆深处。据爱人王五梅回忆说:当年结婚没几天,就发现王泽霖穿的棉裤上居然“打着十几个补丁!”

  因为有着艰难时期的深刻体会,王泽霖自小就养成了一粒米都不能浪费的观念,同时也立下了“达则兼济天下”的共享理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