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湖北襄阳市襄州区委副书记、区长王士金将3800元买来的“古董”600万元卖给开发商

  来源:检察日报    发布时间:2019-06-18 12:15:00

  王士金从一名国企技术工人一步步成长为政府机关领导干部。然而,随着职务的提升,他逐渐丧失理想信念,无视党纪国法,大肆以权谋私,疯狂敛财。他的一些“神操作”更是令人瞠目结舌——3800元买来的“古董”600万卖给开发商

  图为王士金受贿案一审开庭时,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检察院检察官出庭支持公诉,该院检察长张晶(右)宣读起诉书。严婉莹摄

  “贪腐的人时时生活在恐惧之中,收受贿赂犹如炸弹,随时可能炸响;送钱送物的人别有用心,收受者好似处于被绑架状态,这让内心特别痛苦……”5月27日,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检察院组织干警观看警示教育片《丧失底线的代价》,当听到片中襄州区原区长王士金的忏悔之言时,参与过此案办理的检察官依旧感到震撼和痛心。

  2018年5月,襄阳市纪委通报,襄州区原区长王士金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多次串供,转移赃款、赃物,打探、收集组织调查动向及信息,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约谈时仍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规为他人谋取人事方面利益;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规收受、使用服务对象提供的会员卡,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经营活动等方面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此案进入司法程序后,经襄阳市襄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提起公诉,前不久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王士金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定,王士金在担任湖北省枣阳市副市长、襄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襄州区区长、襄州区城投公司董事长期间,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305.9万元、3万美金、黄金1100克,以及玉石吊坠、玉石手把件各一件,价值100万元的玉石一块。

  王士金凭借自己的努力和良好的发展机遇,一步步从一名国企技术工人成长为政府机关领导干部。“随着职务的提升,他逐渐丧失理想信念,无视党纪国法,大肆以权谋私,疯狂敛财,最终落得个锒铛入狱的结果。”谈到王士金受贿案,办案检察官唏嘘不已。

  1.借分管城建,公然索要好处

  2006年11月,王士金担任枣阳市副市长,分管城市建设工作。从国有企业来到政府部门,恰逢地方重视经济发展,城建工作的开展又需要与企业打交道。起初,枣阳当地的企业家为了与王士金拉近关系,逢年过节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接近他,送上一些小恩小惠来请他帮点小忙。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士金也从帮忙办小事到帮忙办大事,从收受小礼到重金索贿,慢慢丧失了自己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应该坚守的底线。任副市长的第二年,王士金就安排了他在襄州区水利局的朋友张某注册了3个公司——金苗花卉有限公司、襄阳米诸葛文化艺术工作室、世纪未来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以便将来掩盖自己直接收受他人贿赂的罪行。

  2007年5月,枣阳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阁某承接了该市一项旧城改造项目。为加快推进项目进度,阁某找到王士金请求帮忙。在王士金的关照下,该项目得以顺利进行。当然,这个忙不是白帮的。为了从该公司索取好处,王士金称自己有朋友在做绿化设计,让阁某把公司绿化设计项目交给其朋友来做。阁某答应后,王士金安排襄阳米诸葛文化艺术工作室与阁某的公司商谈,后该公司将40万元设计费打入工作室的账户。毕竟是借个名义索要好处,绿化设计不过是幌子,工作质量可想而知。果然,没过多久,阁某就对米诸葛文化艺术工作室的设计方案提出修改意见。但在王士金的示意下,工作室拒绝重新设计,只是退还给阁某公司15万元费用。阁某“心领神会”,不再追究。随后,张某按照王士金的要求,将剩下的钱汇入了以王士金外甥女身份开设的银行账户中。2008年5月,王士金又以其朋友生病无钱医治为由,从阁某处索取6万元现金。

  除阁某外,2008年,王士金接受了枣阳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葛某的请托,承诺为该公司在土地变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葛某给予的10万元现金。同年,王士金又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另一家公司承接了枣阳市污水处理厂的建设项目,并在招投标、工程款结算等事项上为该公司提供便利,条件是由该公司副经理罗某为王士金的女儿购买北京往返欧洲的机票,从而索取了4.9万元。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