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工作项目普法讲座

普法讲座 第二讲《用法律之手把脉中国医患关系》

  来源:基金会秘书处    发布时间:2012-07-08 19:47:00

用法律之手把脉中国医患问题

段秋关  

先看一组数据:
据美国医学研究所发布的报告透露,美国每年约有9.8万人死于医疗事故(其称为“可预防的医疗差错”),远超过工伤交通事故和艾滋病死亡人数;德国每年平均发生10万起医疗事故;日本270家公立医院每年平均有1.3千起医疗事故。在我国,虽自2002年起要求申报医疗事故,但至今末公布相关具体数据;按卫生部统计,每年平均有1万件严重扰乱医疗秩序事件(即“医闹”),2010年全国的医闹有17243起,较5年前增加了7千余起。
可见:各国均有医疗事故及其纠纷,而“医闹”事件却成为“中国特色”,并有愈演愈烈之势;也就是说,中国的医患关系出了特殊问题。
医患关系属社会关系,可以从经济(利益)、行政(管理)、道德(良心)等各方面透视。法律是人们的社会行为规则,从法律角度审视医患关系,重点是医疗行为所涉及的主体与客体。医疗行为的当事人主体是医方与就医方,医方包括各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医院的其他人员除外),就医方包括患者与其他就医者(如体检者、询问者与要求美容、变性者等)。客体是人身的生命与健康。医患法律关系的内容所涉及的主要是公民(自然人)的生命权、健康权,以及姓名、荣誉、隐私等人格权,还有派生出的财产权(费用、赔偿金等)。
因此,医方为就医者提供的医疗技术并非一般的商品,而是救死扶伤治病的服务;正常的医患关系应该由体现、落实上述权利与义务的法律法规,即确立公益医疗服务制度去规范、建立,并处理其纠纷。
 
一、状态表述:现实中的医患关系及其特点
是人都会得病,都要进医院;人总是会死的,只是地方有所不同,有的死在医院里,有的死在医院外;因此,医患关系是人人都会发生的、谁也避免不了的社会关系。医院离开患者就失去存在的必要,患者没有医院只能病得更重、死得更快;医生给别人看病,自已也会得病;有医疗就会有矛盾、有纠纷,因此,医患纠纷是古今中外普遍存在,谁也消灭不了的社会现象。我们的问题表现在:医患之间出现了日益紧张的、对立的严重关系!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人们对医患纠纷尚不甚关注,随着“医改”的开展,尤其医疗“产业化”、“市场化”的推行,看不起病与上不起学、买不起房成了人大代表议案中的“新三座大山”。1998年,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了消费者投诉的“愤怒”程度排行榜,医疗投诉名列第5;2002年《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实施后,医疗纠纷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大幅度增加,医患矛盾更为尖锐。2007年,教育部《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6)》,将“医闹”作为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新词收列入册,解释为一种“特殊的群体”,其特征是“专门找一些发生医疗纠纷和可能发生医疗事故的人,然后采取扰乱医院就诊秩序的方式向医院索取高额赔偿,事成后与当事人分红”,并强调“是一种违法行为”。2009年6月一个月里,全国接连发生了6起严重伤害医护人员的恶性事件。2010年,发生了17243起“医闹”事件,被打伤的医务人员有5519人,造成医院财产损失超过2亿多元。医院为医生发放防暴装备,医生头戴钢盔上班的新闻屡见报端。根据中华医学会近期对326所医疗机构的调查,有321所医院存在着被医疗纠纷困扰的问题,发生率为98.47%。医务人员遭受打骂、医院设施被毁屡见不鲜,甚至发生停尸要挟、聚众堵门等恶性事件。
当前,我国医患关系紧张和对立的标志有二:一是医闹的扩大及其职业化趋势,二是今年4月30日卫生部、公安部的《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通知》和5月4日卫生部的《紧急通知》,要求在二级以上医院设立“警务室”,以制止医闹。真可谓:医疗事故各国有,医闹泛滥数中华!
其实,医患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媒体上说的那样严重,多数人对医患关系仍持正面肯定的态度。去年一家机构的调查报告表明,认为医患“融洽”的医院占48%,患者占57%,医务人员占51%;认为关系“紧张”的医院为9.5%,患者为2.6%,医务人员为8.7%;很多人认为要求医院设立“警务室”之规定是小题大做,弊大于利。但“网络”上,却不断出现患者怕挨宰,医护怕挨刀的呼声,甚至最近高考后填志愿时,还有医生的儿女坚决不学医、并还要求“老爸老妈”转业的现象,过去被誉为“白衣天使”的医生,如今被叫做“白眼狼”!两种认识、两种评论,使主管部门难以决策,“按下葫芦起来瓢”,不知如何是好。
从司法诉讼来看,近年来显现出四个特点:一是医疗纠纷案件数量多并呈逐年上升之势,如某市基层法院2007年较2003年增加一倍,2010年较2007年增加51%。二是审期延长,一般都远超过法定的时限,主要是没有统一适用的法律规定,而医疗事故鉴定或医疗过错鉴定又缺乏信任度所导致的。三是医疗纠纷的处理方式与结果均不统一,具有多样性,如法定的就有协商、调解(又分行政、司法、调解机构等)、诉讼三种解决方式;而现实中又出现结果不同,不仅同一情节的案件依地区、法院的不同而判决不同,甚至同一法院、同一法官也有相似情节而判决明显不同的现象。四是患方的胜诉率高于医方,这又是一个有别于欧美国家的“中国特色”,其赔偿额之大常使医方很难承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