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胡锡进是李光满的托儿

  来源:司马南    发布时间:2021-09-05 03:06:00
李光满的文章前几天火了,几个小时之前胡锡进这篇文章跟着又火,眼看有火烧连营之势。这俩家伙肯定是一伙的,这在我们东北叫二人转,在内蒙山西那边叫二人抬,在姜昆、郭德纲那儿就是大家熟悉的对口相声。
 
两人不着面儿,却火星四溅,谁都没提谁,针尖对麦芒。
 
李光满的文章横刀立马,正能量丰沛,分寸感嘛,有时略略差点儿(李光满老师,请原谅我这么说)这是一般自媒体的特点。你想啊,每天国内国外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大量的问题来不及研究,急急如律令,那鼓点塌塌塌塌让人心里不免悸动,我这方面的毛病更多。李光满老师是竖起一根刚梳小辫子,我那满头都是辫子。
 
偏偏有的读者喜好爽文,观点正确模样周正四平八稳的东西,大家知道你正确正常正派,独少那么一点刺激,李光满老师总能把寻常问题讲到让你爽起来,这是一种本事,咱学习都还来不及。
 
老胡揪住他宣扬中国正在发生“深刻的革命”这句话,认为是一种误判误导,对有些人来说,也许吧,但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没啥。也许老胡从哪个渠道得知有人看了李光满老师的文章产生了误判,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方向发生怀疑,所以站出来纠正一下,老胡这个人啊,责任意识总是那么强。
 
至于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我倒是认为,这场变革确实是在进行的,一场具有新的时代特点的伟大斗争正在进行着,某些领域的拨乱反正也是真实的情况,要不咋叫百年未有之变局呢,要不咋叫新时代呢。
 
至于“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这个措辞准不准呀?要是在我们街道居委会中心理论组讨论问题的时候,这话属于个人的体会和认识呗,不会有人出来纠正,大方向来说没啥大错。
 
老胡担心“充满摧毁的运动式革命”,老胡担心中国的有序运行遭到破坏,老胡认为经济领域出现的垄断以及畸形的发展等问题,通过国家机制能够发现并确认,老胡认为现在发现的问题通过社会治理进一步完善可以解决,而不必期待什么新的革命,老胡特别警惕原文中有“运动式革命”的意思,老胡对原文中“特殊的檄文口吻描述中国正在发生的变革”产生担心,认为读者可能会藉此产生告别改革开放以及十八大以来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的阅读体验,总而言之,老胡担心的事儿比较多。
 
我就是一个退了休的,本来文化水平也不高的半大老头儿,不敢也不能代表一般读者,实话说,我读这篇文章没有生出这些担心来。
 
但是我的一个澳洲的朋友却生出了类似老胡这样的担心,他问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是不是要变?中国是不是要消灭资本?中国会不会重新开始一大二公?
 
我叫他放100个心,哪有这回事儿呢?尽管我这样回答他,在关于高晓松和赵薇的一篇文章中我专门加写了一段话:
 
你们是要消灭资本吗?
 
不,我们只是要把资本纳入到有益于国计民生的正确轨道上来。
 
那高晓松、赵薇最后会怎么样?
 
看事实,看态度,还有缓儿。
 
中国是不是要发生改变?是不是不搞市场经济了?
 
中国一直在变,中国只会变得更好。
 
市场经济有两种:一种是好的市场经济,一种是坏的市场经济。惟资本狂欢的市场经济是坏的市场经济,坚持社会主义原则坚持人民本位的市场经济是好的市场经济。中国正在淘汰坏的市场经济,完善好的市场经济。
 
我反复读了李光满老师的这篇文章,发现其中8个字写得比较有力度,老胡也注意到了这8个字:“摧枯拉朽,刮骨疗伤”,老胡认为“这种耸动的全局性宣示与中国实际政策面严重脱离,属于少数人的狂想。”哈哈哈,这种文学形容词儿啊,在自媒体的文章中出现,只起到一个加强语气烘托气氛的作用,哪有什么实际效用呢?老胡也是年纪大了,天天点灯熬油加班写东西,变得有些脆弱和敏感了,但他的警惕和提醒不是多余的。
 
必须说,我读文章,只是看字面的意思,至于字面底下有什么,昏花老眼是看不清楚的,超出我们东城区南锣鼓巷的事情,非我所能理解。
 
写到这儿,刚想把文章发出去,一个海外的朋友又发来问题:司马老师,你觉不觉得李光满文章是另版《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忽然间我明白了,咱说的都是明面上的事儿。一些人潜意识当中满满的阴谋史学,这画面很像是京剧《三岔口》摸着黑儿的武打啊。
 
好看是好看,难免南辕北辙。
 
十八大决议不看么?十九大决议不看么?刚刚决定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的新闻也不看么?还有建党百年的那些话,还有昨天大有庄100号刚开学那些话,所有最权威的信息都在,不去好好解读,干嘛掰开揉碎拿着放大镜研究李光满?
 
结论很简单,胡锡进是李光满的托儿。
 
必须的。
 
回到篇首,那李光满胡锡进,我们听谁的呢?隔壁王奶奶说:树根不动,树梢白摇。他们俩意见要一致啊,听谁的无所谓;他们俩如果仅仅表述上不一致啊,就没所谓听谁的了。
 
(2021年9月2号,临睡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附文
 
#胡锡进:宣扬中国正在发生“深刻的革命”,这是误判和误导#
 
近日读了一篇文章,宣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我认为该文对形势做了不准确的描述,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
 
该文宣称,中国“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这是对近期国家出台一系列市场监管措施的误读和曲解。这些监管的目的是规范市场,纠正、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以及由此带来的各种副作用,在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推进共同富裕,强化公平正义建设,所有这一切都是社会治理进一步和上台阶的完善,而不是什么“革命”。
 
中国经常讲自我革命,但它的含义是自我鞭策,不断创造新的辉煌,而不是上述文章所说的充满摧毁的运动式革命。十八大以来中国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取得了一系列伟大成就,国家的综合实力有了新的飞跃,社会领域的各项建设尤其深得民心。一些经济领域出现了垄断以及畸形的发展,但这些问题能够通过国家的机制发现并确认,进行必要的及时调整。整个国家处于有序的运行中,政治上高度团结,应对挑战的动员力和资源十分充裕,这使得我们能够强有力地应对美国贸易战和全面战略打压这样的极限挑战,能够在全世界率先控制住新冠疫情这一让整个西方一筹莫展的公共卫生灾难。
 
在这样的国家里,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变革、乃至深刻的变革一直在中国持续进行,改革开放不就是不断变革的过程吗?但是上述文章用一种特殊的檄文口吻描述中国正在发生的变革,仿佛这个国家要告别改革开放以及十八大以来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要形成某种秩序颠覆,真的要“革命”了,这确属严重的误判和误导。
 
老胡在体制内因工作原因接触到很多人,我无论在会议上,还是在私下场合,从没有听说过中国正在出现上述文章所描述的政治动向。我反复得到的信息就是:中国要继续发展,要不断以有力且稳健的方式自我完善。
 
该文宣扬中国正在开始变革,“不仅要摧枯拉朽,而且要刮骨疗伤”,这种耸动的全局性宣示与中国实际政策面严重脱离,属于少数人的狂想。老胡作为有一点经历的人,我很担心这样的语言会勾起人们的某些历史记忆,引发一定范围的思想混乱和恐慌。
 
所以老胡今天写出此文。我希望所有人都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路线不会变,两个毫不动摇不会变,十八大以来的重大方针政策一定会得到坚持。凡是对国家监管措施的极端解读,大家都不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