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兰州市民马有苏19.4公斤黄金被扣30年要不回,申请国家赔偿

  来源:界面新闻 记者 胡闲鹤 编辑 赵孟    发布时间:2021-05-20 12:18:00

兰州市民马有苏19.4公斤黄金被扣30年要求返还无果,申请国家赔偿

近日,甘肃兰州市民马有苏向兰州市公安局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请求该局依法返还其30年前被扣押的19402.24克黄金(马有苏自述的重量)。如黄金无法返还,则应按照做出赔偿决定当日的黄金价格进行赔偿。

1991年4月,马有苏与合伙人马志图、马礼祥等人自行筹资购买纯净黄金104条,包装后装入货车并安排人员随车押送。货车行至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检查站时,被兰州公安局缉私大队工作人员拦截,涉案19402.24克黄金全部被扣押,马有苏也因此被收容审查。同年8月30日,包括马有苏在内的被收容审查的人员全部被释放。

马有苏向界面新闻介绍,当年扣押黄金时,执法人员未开具扣押清单,收容审查结束后,他收到警方开具的释放通知书,显示其被收容审查的原因是“涉嫌非法倒卖黄金”。不过,马有苏此后并未受到刑事犯罪指控。

1983年,国务院颁布的《金银管理条例》规定,金银的收购,统一由中国人民银行办理。除经中国人民银行许可、委托的以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收购金银。2003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取消第二批行政审批项目和改变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管理方式的决定》,取消了中国人民银行对黄金的收售许可审批。

黄金的收售许可审批取消后,一些与马有苏类似遭遇的当事人获得法院支持,让马有苏看到了希望,他决定向公安机关申请返还黄金,或进行国家赔偿。

2002年9月21日,吉林省桦甸市个体业主于润龙自驾车辆将其承包金矿自产和收购的共46384克黄金运往长春,途中被公安人员抓获,涉案黄金由吉林市公安局扣押,后出售给中国人民银行吉林市中心分行。由于当时黄金属于专营物品,而于润龙经营黄金的行为未经行政审批,一审被判非法经营罪。

二审期间,法院认为,因国务院此时已取消了黄金收购许可制度,因而于润龙违反国家规定的根据不复存在,其行为不属于非法经营,改判于润龙无罪。

于润龙曾向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无罪的国家赔偿申请。2012年10月15日,丰满区人民法院做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称,其所作出的刑事判决并未生效亦未实际执行没收财产,于润龙的黄金是在刑事侦查阶段被吉林市公安局扣押和处理的,因此建议于润龙按照程序到吉林市公安局解决黄金退还事宜。

马有苏的合伙人马志图也曾于2016年8月通过信访途径,向兰州市公安局要求退还黄金19.4公斤无果。2018年2月9日,兰州市公安局于作出的《对马志图刑事赔偿申请的答复》认为,马志图申请的刑事赔偿事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下称《国家赔偿法》)施行之前,其刑事赔偿申请不属于《国家赔偿法》的调整范围。《国家赔偿法》于1995年1月1日实施。

2018年4月28日,马志图向甘肃省公安厅申请复议,甘肃省公安厅于当年5月2日作出《国家赔偿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认为赔偿请求人不具备主体资格。

马志图不服甘肃省公安厅的不予受理通知书,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2018年9月21日,该院赔偿委员会作出的赔偿决定书显示,当年查扣的黄金共计毛重19288.3克,经折算后纯重量18902.53克黄金,已上缴中国人民银行甘肃省分行。

这份决定书认为,当年被收容审查的涉案嫌疑人员中并没有马志图,无证据证明马志图与该案有关系,马志图不具有申请国家赔偿的主体资格,且该案不属于《国家赔偿法》的适用范围,驳回了马志图的国家赔偿申请。

不过,另外一起曾受舆论关注的商人马光辉黄金被扣26年一案,近期有了重大进展。2021年2月18日,公安部正式作出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认定,1994年青海公安机关认为马光辉涉嫌贩卖黄金将其黄金扣押,后交售给当地人民银行,但始终未能提供原始办案证据,无法证明扣押和交售涉案黄金的合法性,应当视为违法扣押,责令青海省公安厅向商人马光辉返还黄金5183.496克。

关于马光辉的赔偿申请是否已过请求时效的问题,复议决定认为,马光辉的黄金被扣虽然发生在1995年《国家赔偿法》实施前,且《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九条明确规定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但马光辉的黄金属于被持续扣押的状态。

《国家赔偿法》第2条规定,有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