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农村改厕三年行动:“上面强推,下面蛮干”,困扰不少民众

  来源: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黄思    发布时间:2021-01-29 18:51:00

农业农村部:今年中央财政一百多亿支持农村厕所革命

可能出乎一部分读者的意料,即使时至今日,在中国,厕所问题仍困扰不少民众。

2020年是农村改厕三年行动的收官之年。对于基层干部来说,“厕所革命”时间紧、任务重、考核压力大。

在S镇调研,去年基层干部几乎“天天围着厕所转”——3月份逐户排查2018年批次不达标厕所、5月份集中整改不达标厕所、6月份复查维修、7月份回头看再维修、11月份按上级要求更换化粪池排气帽、12月份逐户验收。基层干部为此纷纷戏称“村书记掉厕所了”。

而在做“厕所革命”的群众动员工作中,也有不少事情让人“头秃”。村干部说自己“天天趴在厕所上”,村民却反问“你一个村干部,天天跟我的厕所过不去干什么?”

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基层干部投入大量工作时间,作为民生工程的农村改厕效果到底如何?

资料图来源:第一农经网

“小厕所,大民生”

2018年中央开始推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主要内容是三大革命,革命的对象包括厕所、污水和生活垃圾,其目标是为了改善村容村貌、建设乡风文明、实现农村人居环境质量提升。

作为三大革命之首的厕所革命由来已久,但是中央此次将其定位为“小厕所、大民生”并写进政府工作报告,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中央的目标是让农民在农村过上美好生活,将卫生厕所的普及作为美好生活的指标之一。因此,地方政府将“厕所革命”作为“书记工程”,以运动式治理的方式推动农村改厕落地,以项目制方式将改厕工程外包给市场主体。

由于这一民生工程具有极强的政治性,地方政府为完成政治任务、打造政绩工程,在落实过程中自我加压、指标化考核、顶格化落实。换而言之,小小的厕所改造起来并不简单,甚至可以说问题颇多。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从2017年开始,S镇各行政村入户摸底,将需要改厕户作为统计对象上报,统计信息表类似精准扶贫为贫困户建档立卡的材料,一户一册。县政府再根据上报的数据逐年定任务量,每月根据任务完成情况考核打分,考核成绩与村干部的工资挂钩。

经过摸底,拆迁进城、3年不在家或之前自行改厕的农户不纳入考核范围,需要改厕的农户主要是家中常年有人(主要是老年人)居住的群体。因此,农村改厕行动里群众动员工作的主要对象是改厕意愿不强的农户,要么是习惯用旱厕觉得不需要改厕的老年人,要么是较少在家居住、认为没必要花钱改厕的农户。

财政为每家农户改厕提供的资金包括省、市、县三级拼盘资金1900元,资金用于将旱厕的地下部分改为无污染的三格式PE桶和洁具。改厕的标准是统一和确定的,化粪池的规划、施工要求、尺寸由乡镇工作人员把关,项目施工则通过“摇标”让有资质的企业承担改厕的工程。另外,农户需要自己出资至少2000元用于修建“通水、通电、有门”的达标厕房。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