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美国共和党元老、前议长纽特·金里奇:我不接受拜登成为总统

  来源:和讯网    发布时间:2021-01-11 21:56:00

美国前议长纽特·金里奇:为什么我不接受拜登成为总统?

导读

本文2020年12月21日首发于《华盛顿时报》,作者纽特·金里奇是共和党元老,曾竞选美国总统,一度担任众议院议长。

在“占领国会山”事件后,共和党人不得不纷纷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但回顾事件前共和党“大佬”的声音,才能够了解他们真实的想法。双方分歧之深,绝不是把特朗普作为“祭品”,就能弥合的。

【文/纽特·金里奇 译/老雷,女侠】

来源:公众号《维京女侠》

我有一位聪明朋友,他是温和自由派人士,问我为什么不认可拜登胜选。

这位朋友认为拜登获取了更多选票,根据历史,我们总是认可选票更多的候选人。正常情况下,我们认可选举结果,正如接受体育比赛结果。

所以,我朋友问我,为啥2020不一样?

在这四年里,我目睹了左翼持之以恒地排斥特朗普总统,并花了全部精力,否认2016年选举结果。我花了好几天才理清自己的思绪。

当我陷入沉思时,我意识到我愤怒与恐惧的不仅仅是选票。我不愿接受选举结果的动机,根植于一种强烈的愤慨以及孤独感,这种感觉在我六十年政治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问题在于,我,以及其他保守派人士,并没有与左翼人士在同一个世界对话。我们生活在平行世界。

左翼的世界,是建制派的世界。我的大半人生,都被这个世界的无形力量所主宰。

至于我的世界,则由一场平民的抗争所构成,我们相信自由正在被剥夺,宗教正在被摧毁(最近的人权运动试图取缔不接受世俗“性观念”的宗教学校;不少民主党州长在疫情期间关闭了教堂,却让赌场大门敞开)。我们也相信民主党所主导的疫情政策使富人更富,却摧毁了中产阶级小企业主(有十六万家饭店或将倒闭)。

当我看见一条又一条选举舞弊的消息被曝出,却没有任何媒体尝试调查,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病入膏肓了。

整个选举过程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加速并加深了美国的信任危机。

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舞弊,还有一些令人震惊的事——任何一件都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