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江西应用科技学院收费乱象调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20-11-19 15:47:00

   王乐鑫(化名)是江西应用科技学院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的大三学生。大一、大二学年,他在学校分别报名参加NIT(全国计算机应用水平考试)和人力资源管理师两项技能证的考试培训,并向学校交了1100元的“报考费”。

  在这位同学的印象中,一般一个技能证在学校的报考费在500元到600元之间,其中包含了培训费和考试费,部分技能证的报考费超过1000元。而如果通过官方渠道报名,报名费只需要几十元到一两百元之间。

  尽管这两个证书与专业没有任何关系,王乐鑫还是选择在学校报考。之所以如此,王乐鑫介绍,是因为学校“三证换一证”(一个等级证、两个技能证换一个毕业证——记者注)的规定。因为关乎毕业证及担心自己单独网上报考过了学校不承认,王乐鑫和大部分同学都在学校报考。

  近段时间以来,江西应用科技学院多名在校生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反映,学校将考证与毕业证挂钩,报考不仅要缴纳标准考试费,还要缴纳高额培训费,且只能在学校指定的目录内选择报考。还有学生就学校乱收费、强制实习等问题通过多个网络渠道发声维权。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不报学校组织的培训班,自己考的证不算”

  江西应用科技学院的官方网站显示,该校在校生1.5万余人,是经教育部批准设置、具有独立颁发国家高等教育学历资格的全日制应用型本科高校,始建于1984年。学校以市场为导向,建有人工智能、通讯、软件开发等多个校内实训中心和校外实践实训基地,开设本专科专业70多个,校企合作专业达到80%以上,职业培训项目近100项。

  自大一入学以来,学校便告知吴雪(化名)需两证换一证(两个技能证换一个毕业证——记者注)。既然是两证换一证,吴雪就问辅导员:不报学校组织的培训班,自己考的证算不算?对方回复她:不算。

  考MOS(微软办公软件国际认证)前,仅参加了学校的一节培训课,吴雪就上了考场。事后她收到了一封邮件,告知她已“通过”此项考证,但是,至今她也没有收到任何纸质和电子版的证书。

  在王乐鑫看来,一些所谓的培训费、辅导费,“是因为这些证书在学校设立了考点,考试会放水”。

  考NIT时,在学校接受了5天的培训,王乐鑫就参加了考试。据他说,考前最后一天,学校发了答案,他顺利地拿到了证书。而考人力资源管理师证时,只培训了1天,他就参加了考试。这次考试王乐鑫没有通过,但学校依然收了每人550元的报考费。

  今年实习前,辅导员又向王乐鑫和同学建议:“你们既然学了无人机专业,应该报考无人机机长证(AOPA超视距驾驶员)或无人机驾驶员证(AOPA视距内驾驶员)两项等级证。”这名辅导员同时告诉他,报考这两个证书就可以抵免6个月的实习,而一个证书的报考费就超过了1万元。

  该校教师陈龙(化名)告诉记者,学校一些收费的弯弯绕绕多,很多学生并不了解内情,如普通话等级考试,国家收25元报名手续费,学校收150元——学校不会明说就是考试费,而是“包含培训费”。

  陈龙介绍,150元的收费标准由负责组织考证培训的学校职培中心敲定,但培训课程却又要学校各分院自己组织,学校财务实际上拨给各分院的培训费用,少之又少。“如果找不到合规、专业的老师,只能压缩老师人数或自己学院老师加班培训,100多个学生挤在一起上大课,学生体验的是——我交给学校150元‘考试和培训费用’,但上的却是不专业的、敷衍的培训课。”陈龙说。

  记者获得了一份该校内部2020年培训考证收费表(高职、本科)。该表格显示,电子表格、图像处理、网页制作等证书科目在校内的报考费报价为550元,报名和辅导成本仅135元,除去合作学校等分成,每个考生身上的利润就有202元。一些收费更高的证书科目如“初级会计师”“二级建造师”,可以赚的利润都在600元及以上。

  “或者参加指定实习,或者参加校内额外收费的短培项目”

  会计专业的宋欢(化名)没想到,今年9月,自己的毕业实习竟被安排到一家温泉酒店客房部,一天要打扫五六十间客房,工作内容还包括扫厕所、刷马桶。此前学校给她和同学两个实习选项——工厂或酒店,工厂的实习期是4个月,酒店是6个月,二选一。因为无法自主选择实习单位,也交不上各种“培训班”的费用,最终她选择了酒店。几天后宋欢选择“逃”跑。

  也去酒店实习的肖平(化名)自称是其中的“幸运儿”。他被分到服务中心工作,而跟他同一批在酒店实习的同学,大部分被分在客房部或餐饮部,当保洁员和服务员。计算机专业的他同样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实习的内容是如何做好一个服务员?”

  记者调查发现,该校不少专科大三毕业班的学生被安排到指定企业强制实习,不少人的实习企业(实习岗位)和专业不对口。一些接受采访的学生告诉记者,毕业实习不但要承受加班、两班倒的工作压力,还面临着扣工资、毕业证难以到手的风险。有的学生一个月到手工资还不足2000元,实习不满半年,学校则以社会实践分数不够为由,不给颁发毕业证。被强制签署的合同上原本规定的上五休二也变成了天天加班。

  陈龙指出,学校强制学生实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能从企业赚取“劳务费”。而不参加指定实习的学生,就必须有“正当理由”,也就是报名参加(专科)大三/(本科)大四阶段校内各种额外收费的短培项目。费用低则一万元出头,高则一万六七千元。因考研或其他原因免实习的学生,是极少数。

  “为了让学生参加短培项目,学校采取的方法一般为软硬兼施:先分班级开招生宣传会,让各个短培合作企业来校宣传,然后对既不报名、又不想去实习的学生重点攻关,最主要的手段是拿毕业证吓唬。”陈龙说。

  王乐鑫也向记者证实了该说法,他身边一些想要自主选择实习企业的同学,都因学校在手续上的百般刁难及害怕毕不了业,最后作罢。而留校参加各种名目的“校企合作”培训班或考研、考证、专升本培训及短期培训都可以抵免实习,但这些都需要向学校交一大笔钱。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