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西安电力电容器厂:一件29年后再审重审改判无罪的死刑案

  来源:津云    发布时间:2019-06-01 12:58:00

 失去自由是什么感觉?西安人王华州用20年零22天的牢狱生活给出了答案。1990年,30岁的王华州稀里糊涂的卷入一起强奸杀人案,被法院判了死缓。减刑数次后,王华州于2010年出狱。

今年3月,法院改判王华州无罪。从而立到花甲,王华州耗尽了半生。

“我不是杀人犯”

4月的西安,天气回暖,古城里并没有太多的游客,或许他们在等待“五一”小长假的爆发。

南郊铁路新村,紧邻二环路,居民楼下的阴凉里,一些老人在摘菜、遛狗,甚至闭目养神。在这里居住的大部分是退休铁路职工,听了一辈子火车的“咣当”声,难得清静。

王华州的家就在老居民楼中间位置,准确的说这是王华州父母的家,他自己没有家。一楼的两室一厅,虽然面积不大,但收拾的很干净。

消瘦的身材让1.8米高的陕西汉子看上去有些单薄。王华州精神面貌不错,不过面部凹深的皱纹和一头白发还是显得苍老。虽然是西安人,王华州的口音里西安话不多,普通话说得不错。

如今的王华州

也许是在牢狱里待久了,王华州见陌生人都会比较客气,让别人坐在沙发上,自己拿板凳坐在茶几对过的地板上。王华州有些内向,寒暄过后就变得沉默了。

为了避免尴尬,记者主动拉起家常。说到案子时,王华州突然一抬头,目光坚定的说:“我没有做这个案子,我不是杀人犯。”

今年3月22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王华州无罪时,王华州没有哭。他说,那时候他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和代理律师一起走出法庭时,也没有庆祝,只是在法院门口留了张合影,然后互相道别,自己走路回家。

按理说,王华州应该把无罪的消息告诉身边的亲戚朋友,可除了家里7旬的老母亲外,王华州竟想不起来该告诉谁。因为从事发后经过羁押、拘留到服刑,失去20年的自由,他对外界已经陌生,亲朋早就不走动了。他认识的人,也许已经不认识他了,甚至以为他已经死了。

回家的路上他脑子里无数次呐喊:“我不是杀人犯”。

29年的经历,像电影片段一样在王华州脑子里翻过,委屈、愤怒,也有一丝庆幸,毕竟自己还活着,自由真好。

“碰巧”成了“杀人犯”

打开话匣子的王华州长出了一口气,时光倒回到1990年。王华州从部队转业后,就分配到了当时的西安铁路局当了一名火车司机。那时候铁路上大都是蒸汽机车,他从司炉做到了副司机,刚考上司机,还在见习期。

当年作为一名工人来说,能做到火车司机已经算是事业顶峰了。那时候王华州的月薪在270元左右,算是高工资了。“如果不出这事,我的日子会是相当不错的。”王华州说。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