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王小鲁:户籍制度改革过慢,农民工消费潜力待释放

  来源:袁昌佑    发布时间:2019-04-08 23:53:00

 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

“所谓积极财政政策,就是通过增加政府支出来拉动经济,但是政府支出过去的重点总是讲政府投资,我觉得增加政府的民生支出也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而且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来讲应该是更有效的财政政策。”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在3月4日接受搜狐智库访谈时说道。

今年一月,央行宣布新年第一次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而当月社融、信贷数据双双创下历史记录,新增人民币贷款3.2万亿,社融增量4.6万亿。

王小鲁表示,从2000年后,我国投资率不断上升,与此同时消费率持续下降。他认为,目前我国投资的边际效益递减,存在诸多无效投资现象,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效用已不大,而货币宽松鼓励的恰恰是投资。

“这种情况带来的是一系列的结构失衡问题,首先应该解决的问题是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的问题。”王小鲁说,“需要回归中性的货币政策,同时政府投资不如转向改善民生,解决关键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问题,让消费率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经济增长才能够更加可持续,更有活力。”

此外,针对农民工返乡成为一种新常态的现象,王小鲁强调,农民工落户难、社会保障缺失是其返乡的重要原因。他表示,农民工群体约占我国总人口数的21%,但其平均消费率却仅为33%,低于70%的全国居民平均消费率。如果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进程和社保全覆盖,预计将释放约4万亿的消费潜力。

自今年社保转税的消息一出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过重成为讨论的热点。王小鲁表示,尤其是小微企业当前的社保缴费负担过重,建议当前第一阶段将社保费率从占工资总额的40%降到30%,同时拿出更多的国有资产补充社保基金。在王小鲁接受搜狐智库访谈后的第二天,全国两会召开,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今年将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

最后,王小鲁强调,目前户籍制度改革的速度过慢,日前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虽放宽了除特大城市外的落户限制,对加速户籍制度改革有积极意义,但由于涉及到一系列部门的协调,具体落实仍需时间。

搜狐智库:今年一月,央行宣布了新年的第一次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但你认为货币宽松现在对于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而且我国资本边际效益递减,消费不足是原因之一。你认为现在应如何利用好有效投资来促进消费增长?

王小鲁:货币宽松基本上鼓励的是投资,而不是消费。我们国家过去大概十几、二十年总的是长时期的货币供应宽松,造成了很多的问题,导致了过度投资,导致了各行各业产能过剩,另外导致了杠杆率过高,还有一个突出的问题是投资效率在不断下降。

这些其实都是结构失衡问题,它的主要根源就是投资过度和长期以来宽松的货币刺激。改革开放后,80年代到90年代,我国投资率平均在37%左右,消费率是62%左右,这个比例大体上是合理的。和其他国家相比,我们过去一直是高投资,但是37%的投资率还没有过高,但是2000年后,我国投资率就不断地上升,特别是2008年以后,大规模的货币宽松和大规模政府投资导致投资率急剧上升,到2010年到2011年,大概投资率上升到48%左右,消费率降到48%左右。所以这一升一降,就导致了投资过高、消费过低的局面。

这种情况带来的是一系列的结构失衡问题。我认为,目前我国经济增长放缓主要是和结构失衡现象联系在一起的。在这种情况下,用货币宽松来提振经济,促进经济增长,实际上起不到应有的作用。首先应该解决的问题是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的问题,如果这个结构能够调过来,结构失衡的一系列问题都能够相应得到解决。

而消费能够更加健康的增长,能够起到应有的带动经济增长的作用,我认为需要回归中性的货币政策,同时政府投资需要转型,很多政府投资效率不高,其中一些是无效投资,那还不如转向改善民生,解决关键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问题。通过解决这些问题,让消费率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恐怕经济增长才能够更加可持续,更有活力。

搜狐智库:今年央行的降准资金一大部分投向了交通基建这方面,对此你怎么看?

王小鲁:政府投资中间,有一部分公共基础设施投资和城市建设的投资是必要的。过去政府在基础设施领域和城市建设领域投资起了重要作用,但这些方面的投资并不是越多越好,也要讲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如果一个基础设施投资项目长期没有回报,又造成大量负债,那该投资对经济来说不一定能起到积极作用,反而可能成为一个负担。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