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北京:外卖变贵了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3-26 13:06:00
  商家:不是自己提的价

  多位外卖商家表示,外卖涨价并不是自己提的价,而是配送费和平台的抽成(佣金)越来越高,导致结算价高。

  “现在做外卖基本上没有利润。”上述在北京丰台开店的商家说,“虽然成本增加,但我们的菜品价格没有往上调,主要是自己心里清楚,这一份东西值多少钱。”

  据媒体报道称,春节前美团提高了针对商户的佣金,向商家发布通知称,自配送和美团专送抽点更改分别如下:独家自配送10%,非独家自配送15%,独家专送18%,非独家专送25%。

  对此,美团外卖的工作人员解释,提高佣金主要是因为公司运营成本以及人工费用增加。另据媒体报道,这几年,美团建立了智能调度系统,开发智能语音助手来提高配送效率,投入大量的资金。

 资料图:消费者在餐厅就餐。 朴峰 摄
资料图:消费者在餐厅就餐。 朴峰 摄

  提高佣金或不只有美团一家,另一家外卖平台饿了么也传出抽佣从18%上升至26%的消息。

  不过饿了么对此进行了否认。“今年以来没有在全国商户端推行提高费率的政策,同时还在争取降低费率。从2019年1月份开始,已经为广东、福建、四川等1万余家商户下调了2%-3%的费率,并减免配送费。”

  平台为何要提高佣金?

  “用户在平台的补贴中享受了巨大的福利,但平台为了生存,需提高‘造血能力’,提高佣金。”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说。

  起步于2003年的网络外卖,在移动互联网的O2O大潮中经历爆发式增长,各外卖平台为了抢占市场,纷纷采取烧钱补贴的低价促销手段,吸引了大批商户和消费者。

  资本入局、烧钱补贴下,短短数年间外卖行业经历了群雄混战到双雄争霸时代。

  2017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曾经“红黄蓝”,只剩下美团和饿了么的“黄蓝”之争。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最新报告显示,美团外卖市场份额占64.1%,饿了么占33.7%。

图为饿了么配送员正在送餐。 谢艺观 摄
图为饿了么配送员正在送餐。 谢艺观 摄

  平台前期的疯狂补贴,导致经营成本上升,盈利压力加大。美团财报显示,2018年营收652.3亿元,同比增长92.3%;却亏损1154.9亿元,系上市以来最高水平。

  “外卖行业进入下半场,进入到了流量收割期。”有观点认为,面对越来越大的亏损,越来越严峻的市场,平台的发展诉求从抢占市场向实现盈利转变。

  美团点评研究院报告毫无忌讳地指出,经历了2014年的增长高峰之后,2015年至2018年,外卖市场规模和用户数增长均连续4年下降。市场增速由2014年的71%锐减至18%,用户增速则从51%降至15%。

  羊毛出在羊身上

  调查发现,一些知名餐厅或连锁店有稳定的顾客群,有比较强市场议价能力。平台抽成提高后这些大商家可采取菜品涨价、减少满减优惠,或自己送外卖等措施应对。

  现实中,很多以外卖订单为主的小商家,议价能力差,平台提高抽成后,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顾客不稳定,也不敢轻易在菜品上涨价,只能在饭菜上“打折扣”,或者干脆关店了事。

资料图:餐厅内排队打饭的民众。 高铖 摄
资料图:餐厅内排队打饭的民众。 高铖 摄

  陈礼腾指出,商户为了不亏本,会通过减少餐品份量、提高餐品价格以及附加餐盒费等方式节省支出,最终这些成本会有部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平台抽成、配送费增加,只能取消满减活动,提高收入。”开紫菜包饭店的林阿姨说,“即使以前外卖有满减等活动,外卖价格也比到店里买的价格高一些,因为外卖的附加费用要算到顾客头上。”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