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重庆:销售印度版抗癌药易瑞沙二审法院改判免予刑罚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9-03-04 13:42:00
  运用好自由裁量权

  寻求法律实质正义

  此案二审承办法官卢俊莲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第三款第二项规定,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药品,以假药论处。因此这类药品为法律拟制的“假药”。

  “但本案中这类销售未经进口许可但具有治疗作用药品的行为,与我们平常处理的假药案又不完全相同,简言之就是‘假药不假’。”卢俊莲说。

  经有关部门鉴定,本案被告人销售的仿制药品与正版药疗效一致,能够延续病人的生命,对患者减轻经济压力及维持生命是有益的。

  “本案中销售药品的被告人在刑法上属于法定犯,重点在于违反了国家的药品管理秩序。”卢俊莲说,“这时,我们面对的实际上就是‘法’与‘理’两者之间的抉择。”

  西南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刁雪云称,根据刑法第37条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就本案而言,被告人虽然未经许可贩卖进口药品,但此药品“具备药品的主要基本特征,现无证据证明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并且贺某有立功情节,李某获利较少,综合来看,两名被告人都符合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条件。

  尽管本案被告人最终均被免于刑事处罚,但刁雪云认为,鉴于本案被告人在药品转手过程中获利,因此其行为构成“销售”假药。因此,司法机关最终认定本案只是免予刑事处罚,但其性质仍然构成犯罪。

  卢俊莲坦言,现实生活中的个案总会有不同,法官在适用法律时,若不考虑社会效果、僵硬地套用法条,甚至机械裁判,本质上都会违背公正和平等的基本法律精神。裁判结果应当积极寻求法律的实质正义,这就需要法官运用自由裁量权,在可预测的范围内,对案件作出合理、合法、合乎社会伦理的裁判。

  “因此,在实现打击犯罪目的的同时,更应该考虑社会核心价值及关注民生,发挥刑法的司法价值及引领作用,体现人性关怀和对生命的尊重。”卢俊莲说。

  卢俊莲认为,二审中,承办法官既要按照本案的犯罪构成要件进行考量,又要综合考虑本案的特定情节、法律原则和社会价值;既要保证社会基本公正与公平,又要在最大限度内维系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权利与涉案行为刑事可罚性之间寻求平衡。

  经综合考量后,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被告人销售未经进口许可的药品,并从中谋利的行为妨害了国家药品管理秩序,应作定罪处理。但由于其行为客观上减轻了患者的经济压力,挽救和延续了部分患者的生命,从而认定其犯罪情节轻微,作出了免于刑事处罚的裁判。

  “每一个案件都应当做到罚当其罪,既不扩大,也不缩小。这才是真正的公平。”卢俊莲说。

  重庆市政协委员、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程德安称,一些重大疾病有效药的高费用是当前重大的民生问题之一,类似案件社会关注度高。本案的判决很好地做到了司法专业性与公众认可之间的平衡,让案外众多当事人感受到判决的公正。

  程德安也坦言,我国在药品的研发投入方面还有待加强,对于这类涉及重大民生的药品,为了满足公共利益的需要,国家或可采取一些强制性措施,在生产许可制度上加以改进。

  “这类案件应当引起我们的反思。我国现行法律对‘假药’的认定过于形式化,即外观上不符合‘国家批准’等形式要件就极可能被认定为假药,而不考虑药品的原材料、药性、疗效。这种认定模式会导致机械性、僵化的判决,与国民的认知和情感相悖。”刁雪云说。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