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李迅雷:中国出过国的超不过一亿人  出国游人数增长呈下降趋势

  来源:李迅雷    发布时间:2019-02-06 12:03:00

  【李迅雷:我国究竟有多少人出过国 还原真实的内需】通过分析旅游行业权威机构、国家统计局及国际专业机构提供的相关报告和数据,我认为国内旅游业中的不少数据可疑,容易误导投资决策,有必要存真去伪。(李迅雷金融与投资)

  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刚刚公布的数据,2018年我国旅游逆差创出历史新高,达到2374亿美元,比上年增加了214亿美元。旅游逆差创历史新高,反映了国内居民境外出行消费规模在不断扩大,这是否意味内需旺盛,以至于引发境外游消费高潮呢?

  通过分析旅游行业权威机构、国家统计局及国际专业机构提供的相关报告和数据,我认为国内旅游业中的不少数据可疑,容易误导投资决策,有必要存真去伪。

  出过国的人数估计不会超过一个亿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初步统计,2018年全年中国出境游旅客达到1.4亿人次,比2017年全年1.29亿人次多出1100万,不过中国旅游研究院2017年的数据显著低于国家统计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布的1.358亿因私出境人次。不管如何,我国出境游的人次稳步增长,说明消费仍在升级而非降级。

  但是,出境不等于出国,香港、澳门、台湾三地都属于中国领土,因此,我们必须区分1.4亿人次中究竟有多少属于出国、多少是去港澳台。根据中国旅游研究员发布的《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18》,2017年我国出国游的比例持续提升,约占到出境游总数的33.3%,假设2018年这一比例维持不变,则2018年出国游的人次约为4667万。

  但必须注意了,人次不等于人数,人次必然大于人数。假设2018年出国人数中,其中有一半人平均出国两次,则可能出国人数只有3100多万。

  估算我国迄今为止出过国的国内居民人数,还有一个办法是看国内居民持有有效护照的数量,由于在网上没有找到迄今为止国内居民持有护照的确切数据,只找到2016年11月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报告时透露,全国有效的因私普通护照持有量达1.2亿本。

  假设到2018年末国内的有效护照数量达到1.4亿本,这并不意味着出过国的人就达到1.4亿,就像有驾照的人未必都会买车自驾一样。我的判断是,我国出过国的居民人数占持有的有效因私护照人口的比重一般不会超过70%,也就是低于1亿人。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过去曾经有过护照并出过国,如今护照过期没有及时办理的是否也要统计进去?确实应该纳入统计,但苦于没有数据,但相信这部分人占比很少——毕竟出国越早的人越富有,护照续办也会越积极。

  此外,出国人数的增长应该与居民收入水平及收入增长率密切相关,中国旅游研究院研究也显示,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出境人次数的匹配程度高度相关。累计52.4%的出境游居民集中在以北京为中心的环渤海都市圈、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都市圈、以广州和深圳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都市圈以及西南的成渝城市群(见《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18》)。

  2017年占全国人口20%的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4934元,但从“2017年中国出境旅游市场达到1.29亿人次,出境旅游花费1152.9亿美元(见《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18》)”看,差不多人均出境游花费要占高收入组的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的10%。

  一般而言,我国目前出境游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超过3000万)是不过夜的,但出国游一般就要过夜,故出国游比出境游所花费的费用更高。因此,即便对于大部分高收入组的居民来说,出国游仍然属于“奢华旅游”,能够承受这类奢华旅游的,其可支配收入水平至少是高收入组平均水平两倍,即年均12万元人民币以上吧。

  按国家统计局定义,高收入组总人数不足2.8亿,其中年均可支配收入超过12万元的人数,应该不足1亿人。也就是说,能够承受当前出国平均花费的人数,理论上不超过一个亿。

  总之,通过出境与出国之间的比例、人次与人数之间的关系、有效因私护照数量以及居民收入水平等因素分析,我国迄今为止出过国人数占我国总人口的比重肯定不到10%,可能的在5%-7%这个区间内。

  出国游人数增长将呈现下降趋势

  尽管不少权威机构对国内居民境外游的发展前景表示乐观,但2017年因私出境的人次增速只有5.7%,相比2010年22%、2015年10.6%和2016年的5.6%,基本呈现逐级下降趋势,实质上反映了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下降。

  2018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继续下降,其背后反映了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下降,其中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含旅游业中的娱乐消费)支出增长只有6.7%,低于人均消费支出8.4%,其中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增速为16.1%,说明随着人口老龄化,居民消费结构也在发生悄然变化。

  尽管我并不认可“消费降级”之说,因为反映食品烟酒占居民消费支出比重的恩格尔系数,2018年降至28.4%,但消费增速的下降、居民购房杠杆率的上升等,对消费升级的增速都起到了阻碍作用。

  从我国居民出境游的目的地看,2017年中国游客前15位目的地分别为中国香港、中国澳门、泰国、日本、越南、韩国、美国、中国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不难发现,旅游目的地的路程较短,基本上集中在东亚地区,说白了,旅游支出中的交通费用相对较低

  但为何中国人均收入水平前全球排第70名左右,但出境游的人均消费支出额能够排全球第一呢?

  我认为,我国居民境外游的主要花费在购物上,真正花在休闲、娱乐上的费用并不多。那么,为何要在购物消费上花那么多钱呢?

  原因很简单,国内对品牌类商品的关税较高,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我国居民出境游的实际旅游花费并不高,购物的目的是为了规避高关税。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