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燕云十六州

  来源:折家将博客    发布时间:2017-07-14 11:57:00

901年,阿保机被立为掌管军事的夷离堇。903年又进而成为“总知军国事”的于越。907年阿保机经过部落选举仪式,取代遥辇氏,成为契丹首领。916年阿保机正式建国。阿保机统治期间,契丹最终完成了原始制向奴隶制的过渡,社会经济得到了很大发展。奴隶制社会的发展,使契丹展开了对周邻各族更大规模的侵掠,扩展地域、掳掠奴隶。中原人口繁庶,土地肥沃,自然而成为契丹侵掠的主要对象。
916年8月,阿保机南侵朔州,擒晋振武节度使李嗣本。乘胜而东,侵掠蔚、新、武、妫、儒五州。自代北至河曲,越阴山都为契丹占有。917年3月,契丹兵进攻幽州,大破晋周德威军。921年阿保机率大军入居庸关,分兵侵掠橘顺、安远、三河、良乡、望都、潞、满城、遂城等十余城,俘掠大批居民而还。923年阿保机次子天下兵马大元帅耶律德光继续南侵,略蓟北,占平州,攻幽州,拔曲阳,侵占了唐的大片地区。阿保机于926年死了以后,其次子耶律德光即位。耶律德光对中原地区继续采取攻城略地、抢掠人口财物的进攻政策。而这时的中原地区,正处于军阀割据、相互混战的状态之中。这给契丹的恶性发展创造了更为有利条件。随着抢掠的升级,进一步提出了领土要求。936年,后唐节度使石敬瑭反唐自立,向契丹主耶律德光求援,耶律德光乘机率大兵南下,帮助石敬瑭战胜了后唐废帝李存珂,建立了后晋政权,甘愿作为契丹附庸,被封为“大晋皇帝”。作为条件,石敬瑭把所谓“燕云十六州”奉献给契丹。《资治通鉴》对这一段历史记载很详尽:“石敬瑭遣间使求救于契丹,令桑维翰草表称臣于契丹主,且请以父礼事之,约捷之日割卢一道及雁门关以北诸州与之。刘知远谏曰:'称臣可矣,以父事之太过。厚以金帛赂之,自足致其兵,不可许以国土,恐异日大为中国之患,悔之无及。敬瑭不从。表到契丹,契丹主大喜,白其母曰:儿比梦石郎遣使来,今果然,此天意也。乃为复书,许俟仲秋倾国赴援。……‘契丹主谓石敬瑭曰:‘吾三千里赴难,必有成功。观汝器貌识量,直中原之主也。吾欲立汝为天子。’敬瑭辞让者数四,将吏复劝进,乃许之。契丹主作册书,命敬瑭为大晋皇帝,自解衣冠授之。筑坛于柳林,是日即皇帝位,割幽、蓟、瀛、莫、涿、檀、顺、新、妫、儒、武、云、应、寰、朔、蔚十六州与契丹,仍许岁输帛三十万匹。”
十六州,包括今天北京市的有四州,幽州(北京市区)、檀州(北京密云县)、顺州(北京市顺义县)、儒州(北京市延庆县)。今天河北省的有八州:蓟州、(河北省蓟县)、瀛州(河北省河间县)、莫州(河北任邱县)、涿州(河北省涿县)、新州(河北省涿鹿县)、妫州(河北怀来县)、武州(河北省宣化县)、蔚州(河北省蔚县)。今山西省的有四州:云州(山西省大同市)、应州(山西省应县)、寰州(山西省朔县马邑)、朔州(山西省朔县)。
从地理位置看,十六州正处在长城内外一线,是中原地区的屏障。历史上,一直是中原地区布防的主要地区。十六州一失,北方的防御失去作用,中原地区完全暴露在了契丹侵略大军面前。五代乃至北宋一代,契丹军队长驱直入,一直是北方边境不得安宁的主要因素。反抗契丹入侵,收复失去的燕云十六州也就成为北宋一代抗辽的主要内容了。
对于契丹的侵掠,中原政权和汉族地区的老百姓是坚决反抗的。
十六州一失,契丹军队长驱直入,华北地区大受蹂躏。所以,华北人民遍地燃烧起抗敌自卫的烈火,多者数万人,少的也有千百人。如德州方面,沿河居民自备器械,组织乡社兵,收复了德州。澶州方面,王璋带领地方民兵,用夜袭战术,使辽主梦魂不安。滏阳有梁辉攻入相州,嵩山有张遇袭击郑州。在豫东、豫西、苏北、皖北都有声势浩大的义军在顽强地抵抗着契丹军队的烧杀抢掠。
政府方面,除少数皇帝认贼作父、卖国求荣、甘愿做附庸外,大部分朝代对契丹的入侵还是做过抵抗的。石敬瑭的继承者石重贵对契丹便“不称臣而称孙”,要解除附庸关系。刘知远太原即位后,便联络义军,整军经武,出兵潞州,进取河南。周世宗柴荣亲自将兵伐辽,甚至收复瀛、莫二州和益津关、瓦桥关、淤口关。宋朝建立后,太祖太宗对收复燕云、抵抗辽国既做过认真的准备,也有实际的行动。
但是,无论民间百姓自发的反抗,还是历代政府有组织的反抗,在攻势凌厉的契丹面前都显得软弱无力。原因有两个,其一契丹社会正处于奴隶制建立伊始,整个社会正处在蓬勃发展阶段,其势不可阻挡。其二也是主要的,中原政权相对处于软弱的发展阶段。五代更替,十国分争,短短的五十三年中原地区处于军阀混战之中,各种政权自顾不暇,是不可能对辽组织有力的反抗的。宋朝建立,国家是统一了,但是宋朝社会却承继了诸多矛盾。宋朝政权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官僚的、文官性质的政权,所以,对辽战事虽有准备、有行动,但一遇强敌便土崩瓦解,抵抗终归失败。以澶渊之盟,赔款输绢为了结。一方面是频繁南下侵掠,国势强大的辽国,一方面是涣散无力的中央政权,府州折氏家族从折从阮开始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顽强地坚持抗击契丹的袭扰,竭尽全力为保卫桑梓、保卫河东、保卫整个中原地区而奋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