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麟州刺史折嗣伦

  来源:折家将博客    发布时间:2017-07-14 11:54:00

折氏家族200多年世居府州,捍卫边防,抵御契丹和西夏,其事业开创者是折嗣伦。《旧五代史·125卷·周书》:“折从阮,字可久,本名从远,避汉高祖旧名下一字,故改焉。代家云中。父嗣伦为麟州刺史,累赠太子太师”。
   《新五代史·卷50·杂传38》:“折从阮,字可久,初名从远,避汉高祖名改为阮,云中人也。其父嗣伦为麟州刺史”。
   《旧五代史》成书于开宝七年(974年)闰十月,参加修纂的有卢多逊、扈蒙、张澹、李昉、刘兼、李穆、李九龄等人,多是当时著名的史官,对史事熟悉。最后由宰相薜居正总成,应该说是可以信赖的。又且折氏家族当时有人正活跃于政坛、军界(折御勋、折御卿、折赛花),对其曾祖的事迹当是清楚的,是否做过麟州刺史,是件大事,当不至于有误。
   《新五代史》又叫《五代史记》,是欧阳修私家撰著。欧阳修(1007-1072)是北宋文坛巨匠,素以“书法严谨”见长。《五代史记》和《旧五代史》比较,删去了原书一半左右的份量,但却保留了折嗣伦为麟州刺史的记载,足见欧阳修是同意这种说法的。欧阳修于庆历四年夏(1044年)曾受命到麟、府二州考察,考察期间正是折继闵当政之时,对于折氏祖先的情况,当亦有所了解。在皇■五年(1053年)完成的《五代史记》中保留了折嗣伦为麟州刺史的说法,足见是有所依据的。
   但是,这个说法有人怀疑。比如郝树侯先生在其《杨业传》一书中对此便不置可否:“陕西府谷县原是西北边境的一个小镇子,名府谷镇。折嗣伦世世代代驻守于此(旧五代史说嗣伦为麟州刺史)”。
   这是郝树侯先生确认折嗣伦世世代代驻守于府谷,实际上否定了嗣伦为麟州刺史。
   折嗣伦究竟做没做过麟州刺史呢?最好是有原始证据。原始证据就是折嗣伦的墓碑。折氏在府谷有两处墓地。一在府谷县徐家峁北约一公里的地方,土名东堬头。一在府谷县孤山乡南杨家畔村西约一公里的地方,土名西堬头。这即是宋代的天平山。折御卿以前四代葬于东堬头,折御卿以后各代葬于西堬头。《折嗣伦碑》于1833年发现于东堬头墓地。《金石萃编》著录为《嗣祚碑》,碑文漶灭、磨损,不能通读。这幢墓碑,原立于墓地,后来倒卧在东边的土沟内。本世纪五十年代初,当地老百姓还见过这块碑,以后就不知去向了。《折嗣伦碑》刻写时间,《府谷县志》(1994年版)认为是公元905年前后。依碑文分析,此碑当刻写于公元911年与915年之间。碑文中有这样两句话,“昔先王求枚嗣祚(伦)也”。“当今晋王感公有大忠”。先王指李克用,当今晋王指李存勖。府州地近河东,唐末大乱,政治军事多依赖于河东。沙陀贵族李克用因镇压黄巢起义有功,于唐昭宗大顺二年(891年)被拜为河东节度使。乾宁二年(905年)进一步拜为“忠正平难功臣”,封为晋王。天■四年,梁开平元年(907年)朱全忠灭唐,建立后梁政权,占有中原地区。李克用以晋王名义割据河东,与梁对峙。第二年李克用卒,其养子李存勖袭为晋王,领河东节度使。碑文中既然有“昔先王”、“当今晋王”两句话,那么可以肯定碑文刻于李克用卒,李存勖袭为晋王之后,即公元908年以后,923年李存勖称帝建立后唐之前。其次,碑文中说嗣伦有子五人,第三子“曰从远,充府州副使”。府谷在唐属麟州,建府谷镇。天祐七年(河东晋王统治区仍用唐年号)(910年)升镇为县。八年(911年)置府州领府谷县。府州之名始于911年。《旧五代史·126卷·周书》:“唐庄宗初有河朔之地,以代北诸部,屡为边患,起从阮(远)为河东牙将,领府州副使,同光中授府州刺史。”庄宗908年袭晋王,923年建后唐,初有河朔之地,联系府州之设在911年,碑文当刻写在911年至915年之间,距离折嗣伦死的905年仅仅数年,这幢碑当为信史,是研究折嗣伦、折氏家族的原始资料。
   《折嗣伦碑》年代久远,当1833年初次发现时,碑文漶灭,已不可通读,所以,其任职情况没有明确的字句。但是碑文中断断续续的一些字句仍然可以证实做过麟州刺史的史实。
碑文:“其年冬未有二日,享令五十终禄麟郡焉”。一句话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三件事。一、折嗣伦享年五十岁。二、卒于麟州。三、折嗣伦不是普通百姓,而是食君之禄的官吏。那么,折嗣伦在麟州是干什么的呢?
   碑文:“敷五教以在宽,阐六条而弥政;稼穑有通政之咏,庶民无聚敛之怨”。“褰帷抚问,爱如己育”。“布■鸡之善,牧马之政,聆风乡化,”在从这些字句可以看出,折嗣伦在麟州既管教化百姓,又管农业生产;既管民政,又管财政,可以肯定是麟州主官。
   碑文:“昔先王求枚嗣伦也。”枚,马鞭,求枚,即倚重其军事力量。李克用倚重折嗣伦的军事力量,使其驻守麟州,既管军政,又管民政,那么折嗣伦为麟州刺史当是无疑的了。由《折嗣伦碑》,考之于《旧五代史》、《五代史记》的记载,折嗣伦确曾做过麟州刺史。折氏家族正是从折嗣伦开始逐渐发达的,其发达的起源地是麟州。
   唐代的麟州在什么地方呢?开元十二年(724年)唐置麟州,治所在新秦县,今址即陕西神木县北十里。十四年(726年)废。元宝元年(742年)复置,改为新秦郡。乾元元年(758年)仍为麟州。终唐一代,治所没有再变。辖境范围大概包括现在的神木县、府谷县,向南可能包含榆林、佳县的一部分,向北可能包含内蒙古准格尔旗和伊金霍洛旗的一部分。可以做这样的推论,折嗣伦受晋王李克用的倚重,被任为麟州刺史,时为麟州属地的府谷镇自然为其势力范围。当后唐天祐七年置府谷县、八年置府州之时,折嗣伦的儿子折从远因这一层关系而被任为府州副使,实际上行使统治权,从而开创了长达218年武装捍边事业。
   折嗣伦做麟州刺史,是晋王李克用的任命。既不是割据自称,也不是传统俗称。这一点在《折嗣伦碑》中也能看出来。碑中有云:“公下车之日”,显然是由它地方调任而来。那么折氏祖籍什么地方?又是怎样来到麟、府之地的呢?
   折氏的祖籍,各种资料的记载基本相同。《旧五代史·125卷·周书》:“折从阮,字可久,本名从远,避汉高祖旧名下一字故改焉。代家云中”。
   《新五代史·卷50·杂传38》:“折从阮,字可久,初名从远,避汉祖名改为阮,云中人也”。
   《资治通鉴·卷284后晋·开运元年》:“从远,云州人也”。
   《东都事略·折德扆传》:“折德扆,世居云中”。
   《宋史·卷253·折德扆》:“折德扆,世居云中为大族”。
   以上是见于正史的记载,一致说法是云中人。正史之外,折氏墓地中有三个人的碑文也讲到了折氏祖籍。
   《折嗣伦碑》:“祖讳华,云中人也”。
   《折克行神道碑》:“克行字遵道,出河西折掘姓,五世祖从阮,唐末为府州刺史。《折可适墓志铭》:公讳可适,字遵正。其先与后魏道武俱起云中,世以材武长雄一方,遂为代北著姓,后徙河西,有号太山公者,因其所居,人争附之。”李克用为晋王,知太山公可付以事,收隶帐下。
   三段碑文对折氏祖籍的记载有同有异,比正史所记,更为详细了些。关于《折嗣伦碑》前面讨论过,当可信赖,说云中人,和正史所记相吻合,当是信史。《折可适墓志铭》出自《姑溪居士后集》,作者李之仪,字端叔,沧州无棣人,早年师事范仲淹之子范纯仁,元丰年(1078年-1085年)举进士,与折可适为同时代人。徽宗初(1101年)曾提举河东常平,到过河东地区,和折克行、折可适见过面也有可能。因此,可以断言李之仪对于折家的事迹是有相当了解的,既有耳闻,又有目睹,又且李之仪作文相当严谨,范纯仁死后,还是李之仪为之作遗表。暮年曾从大文豪苏轼于定州幕府,苏轼称其“入刀笔三味”,足见其为文严谨为时人所推崇。如此分析,对李之仪所作的《折可适墓志铭》亦当肯定。《折可适墓志铭》中所说:“起云中”、“为代北著姓”、“从李克用”等语,亦当是事实。三碑之中,只有《折克行神道碑》对折氏祖籍提出异词,说是“出河西折掘氏”对此需作进一步分析。《折克行神道碑》原竖立于府谷杨家畔西约一公里的西堬头折氏墓地,后倒跌沟中,近年府谷县文化局使人从沟底掘出,运往西安碑林。克行碑丰大壮伟,青石质,长326厘米、宽140厘米、厚45厘米。这幢碑是折可求请示了宋徽宗之后于政和八年(1118年)刻立后。碑文撰写者毛友,宋史无传。《中国人名大辞典》(藏励和编·1921年):“毛友,宋西安人,字达可。守镇江时,方腊残睦歙,监司不以实闻,友奏言之。朱勔怒其张皇,遂与宫观,后为翰林学士。”守镇江正逢方腊起义,当在1119年-1120年,在撰写《克行碑》之后。撰写《克行碑》时和其前,毛友是干什么的,不得而知。不过既是奉敕撰写,有可能是翰林一类的官员。毛友和折克行是同时代人,尽管没有资料证明毛友和折氏家族成员发生过横的关系,但碑文内容当为原始的第一手资料,当是无疑的。为人写墓志,盖棺定论,又属朝廷褒赐对象,溢美之词肯定难免,但人家的祖籍当不会凭空捏造,信手而为。所以“出河西折掘氏”不是臆断。如果把《折可适墓志铭》与《折克行神道碑》结合起来看,这个问题就有了比较完整的答案了。《折可适墓志铭》说折氏起云中,为代北著姓,后徙河西。《折克行神道碑》说折氏“出河西折掘氏”,二种说法说的是一个事实。即折氏祖籍云中,后来迁徙到河西。河西指什么地方?河西即黄河以西,与河东相对,就是折氏家族发达的麟、府、丰地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