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北宋麟府路军马司的几个问题 ——兼论其与府州知州折氏的关系

  来源:折家将博客    发布时间:2017-06-09 11:32:00

内容摘要:麟府路军马司是宋朝在与辽和西夏接壤的麟府地区设立的最高军政防御机构,设立时间在咸平五年(1002)李继迁围攻麟州的特殊时期,其初设时并非为监视府州折氏。军马司主管官员由并代路钤辖兼任,通常带有“管勾麟府军马公事”的职衔,三年一换。管勾军马公事的权力大于麟府丰三州的知州,主管着麟府丰境内的军事行动和蕃族事务,包括招徕蕃族、安抚蕃族、修筑堡寨、护送军需、划分地界和干预丰州知州王氏的人选等问题。麟府路军马司作为常设机构开治府州后,既加强了宋朝对于西夏的军事防御力量,也在在事实上压制了府州知州折氏的职权。
关键词:麟府路军马司  管勾将领  折氏  职权
  《宋会要辑稿》在提到府州折氏时,曾有如下记载:
  折氏世为云中大族,唐有折宗本者,補振武缘河五镇都知兵马使。宗本子嗣伦,麟州刺史。嗣伦子从阮,自晋汉以来,独据府州,控扼西北,中朝赖之。仕周至静难军节度兼侍中。从阮子德扆,嗣知州事。世宗建府州为永安军,以德扆为节度,亦尝入朝,后遣赴镇。其地险绝,实捍西戎。后朝廷疑其强盛,别置军马一司,以视其举动。而后力弱,非初置折氏居河西之本意也。
  府州折氏自唐末五代以来,世守府州。宋太祖建隆二年(961),折德扆入朝,获得宋太祖赏赐,并遣还镇,“尔后子孙遂世为知府州事,得用其部曲,食其租入”。在北宋灭亡北汉的历次斗争中,府州折氏积极配合,屡获朝廷嘉奖。折御卿知府州时,曾率所部兵助宋军讨伐李继迁,获牛羊帐落以万数。在契丹西南面招讨使韩德威两次犯边之际,折御卿率部阻击,保卫了边境安全。府州折氏几代人忠于中原王朝,最终换得北宋王朝特许折氏世袭府州知州的权利——这个现象为宋代独有。然折氏究竟仍为蕃官,朝廷虽许其世袭,终究不放心,如史料所记,“别置军马一司,以视其举动”。此处所提的军马司,全称为“麟府路军马司”。麟府路军马司是何时设立的?其设立后的任职将领有哪些?麟府路军马司所辖事务具体有哪些?至为要者,麟府路军马司与府州知州的关系是怎么样的?这些问题,是在研究府州折氏这个大问题时,绕不开的一个课题。日本学者畑地正宪曾著《关于宋代的麟府路》一文,探讨了麟府路的成立、麟府路经营和土豪势力、丰州王氏和麟府路的蕃汉交易等几个问题。可是,该文只是将麟府路当做一个军事路来分析,并没有对建立在麟府路之上的军马司、军马司将领、军马司职权以及其与麟州、府州和丰州三州知州的关系,做进一步的讨论。本文拟就以上所论的问题而展开研究。
   一、宋初在麟府丰州的军事部署
  折氏所在的府州(今陕西府谷)、麟州(今陕西神木)与丰州(今内蒙古准格尔旗西南),僻处今日陕西省北部,黄河以南、以西,在太平兴国四年(979)之前,这个地区与北宋王朝的政治联系,被占据河东的北汉隔开。虽然如此,五代以来占据此地的麟州杨氏与府州折氏还是在北宋建立之初,就立刻表示了归附。宋王朝为了羁縻边疆,继续承认折德扆为永安军节度使、杨重勋为麟州防御使。而丰州的藏才族大首领王氏,也于宋太祖开宝二年(969),脱离契丹管控,率众投归宋朝。宋朝于府州西北二百里之地,设丰州以处之(遗址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那日松镇二长渠行政村)。开宝四年(971)七月,宋太祖“以承美为天德军蕃汉都指挥使、知丰州事,寻授丰州刺史”。因为鞭长莫及,宋太祖因循了五代以来中原王朝对这个地区的传统策略,即承认府州折氏、麟州杨氏和丰州王氏为藩镇节度,继续掌管这个地区。《宋夏关系史》这样论述:“就太祖对西部的经营而言,宋太祖比较注重西部沿边的民族关系,采取了以当地酋豪为众所服者,以其州邑就封之,并许之世袭的政策”。其所论述的范围,就涵盖麟州、府州、丰州以及夏州与灵州。
这样,在宋初,麟、府、丰之地的军事部署,基本上就由府州折氏、麟州杨氏和丰州王氏以五代以来的节度使和刺史的名义掌控。如建隆二年(961)、建隆三年(962),北汉两次兵犯麟州,为麟州防御使杨重勋击走。建隆元年(960),北汉犯府州,为永安军节度使折德扆击败。建隆二年(962),折德扆入朝,北汉乘机再犯府州,为权知州事折德愿击败。太平兴国四年(980),宋太宗亲征北汉,府州知州折御卿率部攻岚州。淳化五年(994),宋军讨伐李继迁,府州观察使折御卿率部落兵助战。至道元年(995),契丹西南面招讨使韩德威率部入犯府州境,永安军节度使折御卿以计击退。丰州方面,如太平兴国八年(984),契丹入寇丰州,刺史王承美“败其众万余,追北百有余里,至青冢”,所获颇多。在这些战斗中,麟州杨氏、府州折氏与丰州王氏,均是以五代以来的刺史、防御使或者节度使的名义,独立掌管一州军政。在这些战斗中,除太平兴国四年(980)折御卿攻打北汉时出现过监军尹宪之外,其它历次战斗中,并不见宋朝派出的朝臣和武将的参与。
  三州之中,麟州最早出现了变化。麟州在五代以来,为土豪杨氏所有。后周显德四年(957)十月,杨重勋以麟州降,后周署其为麟州防御使。北宋立国,麟州杨氏又归附了宋朝,保住了世袭地位。麟州地处府州之西,地接夏州李氏,频遭李氏集团的侵犯;其东南部隔河又与北汉相望,而杨氏在归附后周前,一度时期曾隶属北汉。所以杨氏降宋,北汉频繁入犯麟州。
  随着北宋统一进程的发展,宋太祖并不满足于以羁縻部族首领的方式来掌控麟府地区。乾德五年(967),宋太祖于麟州置建宁军,升麟州防御使杨重勋为建宁军留后。不过,宋太祖很快就取消了麟州杨氏世袭的资格。开宝五年(972)九月,建宁军留后杨重勋徙镇保静军留后。其子杨光扆,以西头供奉官监麟州兵马,生平不显。杨重勋的孙子辈,更是离开了世居之地。太平兴国四年(979)正月,宋太宗亲征北汉,北汉随之灭亡。这样,原属北汉的土地,尽归宋朝。北宋在河东的西北边境,迅速推到雁北代州之地,而在西北一隅,则直达河西麟府丰三州之地。三州之地随后划归河东路管辖,而宋太宗在灭亡北汉后,立刻派出宋初名将韩重赟之子韩崇训,以“贝、冀等州都巡检使权知麟州”。从此,麟州知州、通判等官员,纳入朝廷掌控范围。
  从开宝五年(972)到太平兴国四年(979),史料中没有记载麟州长吏任职情况,但麟州杨氏从开宝九年(972)以后,不再担任麟州第一要职,是可以确定的。麟州杨氏失去了藩镇节度的权力,甚至连知州的地位都没有了。而同一时期的府州和丰州,则继续由折氏和王氏掌管。
  二、麟府军马司的设立
  随着北汉的灭亡和宋太宗在契丹边境的败仗,北宋开始将政治目光投向夏州李氏集团。太平兴国八年(982),定难军节度留后李继捧入朝。而与此同时,李继捧族弟李继迁公开抗宋活动开始发展。麟州、府州和丰州,因为紧邻李继迁部的活动范围,频遭李继迁及其所部的侵扰。于是,宋朝开始在麟府丰三州之地,屯驻禁军,并将其在河北等边境的军事防御体系,推行到麟府丰地区,先是设立掌管三州军事的都部署,最终设立了麟府路军马司。都部署和兵马钤辖、都监,由朝廷派员担任。从此,府州知州在这一地区的军事权力开始变化。
  都部署和部署这两个职名,其全称当为马步军都部署或马步军部署,在五代早期就出现了。“大约在后梁时期,我们见到了作为一州军事主官的都部署的史料,稍后,后唐明宗初年,又见到了作为边防部队统帅的都部署的史料,……”。宋初因为和契丹的关系比较紧张,所以在地处边境的镇州、定州和高阳关路以及代北地区最早设立了军事都部署和部署。雍熙二年(985)以后,随着夏州李继迁势力的崛起,宋朝开始在河东和陕西沿边地区,也设立了军事都部署。其中,河东沿边都部署指的是麟府州都部署和石隰州都部署。
其始,麟府丰地区当由并代都部署所辖。雍熙三年(986),宋太宗北伐契丹,其中西路军潘美的职衔为“云应朔等州都部署”。北汉名将杨业归宋后,宋太宗立即任命其为“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都部署”。并代部署,当是在这两个职衔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但是并代部署对麟府丰三州的辖制,比较松散。淳化六年(995)正月,府州知州折御卿防御契丹韩德威军入犯,史料中出现了并代都部署张永德对于战事发展的分析,但是张永德并没有派军援助。咸平五年(1002),李继迁围攻麟州,并代副都部署张进在没有奉诏的情况下,及时发兵赴援。可是,这个时期,麟府丰地区已经有专门的都部署出现了,此即“麟府丰州浊轮砦都部署”。
  至道二年(996),宋军五路出征李继迁,其中一路军马,由西京作坊使、锦州刺史张守恩率领,自麟州出发。张守恩总制一路兵马,史籍不载其职衔。但同一时期,史料中又出现了“麟府路浊轮砦都部署”。的军职。《宋史·李重贵传》:“至道二年,出为卫州团练使。未行,会命将五路讨李继迁,以重贵为麟府州浊轮砦路都部署”。《长编》记李重贵的职衔为“麟府路浊轮砦都部署”。浊轮砦,地在麟州城东南10余里处,是麟州的重要藩卫,军事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但是浊轮寨从来没有设立过路,所以李重贵的职衔,当以《长编》所记为准,是为“麟府路浊轮砦都部署”。
  李重贵是见于史料中最早担任麟府路浊轮砦都部署一职的将领,战事完成后,李重贵迁为并代副都部署。继任的都部署是谁,不得而知。不过,在都部署之外,又出现了副都部署、部署和兵马钤辖的职衔。最早担任“麟府路浊轮砦副都部署”,这一职务的将领,是宋初名将曹彬之子曹璨。《长编》记载,从咸平四年(1001)九月到咸平五年正月(1002),曹璨一直担任这个军职。到咸平五年(1002)六月时,曹璨又转为“麟府浊轮砦部署”。 咸平五年(1002)六月,李继迁围攻麟州,浊轮砦失守。当年十月时,曹璨的职衔变为“麟府部署”。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