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河南南召移民安置地屡划屡卖 村民被赶到山沟里住

  来源:半月谈    发布时间:2014-07-11 11:35:00

东沟村村民向本刊记者讲述他们的遭遇

  ——河南南召移民安置地屡划屡卖调查

  “地被征了,宅基地被产业集聚区卖了,村民收入大减,6年了,政府不但没个说法,现在还要把我们赶到山沟里去住!”在河南省南召县白土岗镇东沟村,一位村民说起他们这几年的遭遇就气愤难平。

  最近,半月谈记者在当地采访了解到,2008年该县搞产业集聚区建设,将村里1400多亩土地征收,并承诺划定新的宅基地建移民新村。但6年间,在多数村民不同意的情况下,当地屡次将定下来的移民新村预留宅基地卖掉。承诺变废纸,生活无着落,村民与政府冲突不断,矛盾激化。

  “一下雨看事儿不对就得跑”

  来到东沟村,一条小河紧挨村庄。记者注意到,在村委会围墙上,赫然写着“山洪威胁区”“转移范围——东庄”等。村民们说,这个村位于当地鸭河口水库上游白河北岸的一个沟岔里,属于典型的淹没区。

  “现在东沟村的村民们都提心吊胆,一下雨看事儿不对就得跑,有条件的都去县里租房子住了。”村民宋建华说,几十年来每逢雨季庄稼被淹、房子被冲,是常有的事。尤其是2005年“6·30”特大暴雨发生时,村里一家三口被冲走,村民更感害怕。2007年政府专门为村民每人每年补助300元或600元的移民扶贫资金。

  说起村民生活的情况,围坐在树下纳凉的村民说,虽然处于淹没区,但以前生活还可以。南召是传统养蚕大县,2008年集聚区没有征地之前,村里几乎家家养蚕,每户每年能有一两万元的收入。征地后,村民人均不足三分地,而且这些耕地一半以上都在洪水淹没线以下,雨多的年份,庄稼收成只能听天由命。

  村里老党员濮发明说,自从3个村民组的经济林和耕地被征收后,村民收入减少了50%还多。原因是,村民不仅没有林地可养蚕,就连集聚区承诺给村民的宅基地也数次被卖掉。为此,村民与当地政府纠纷不断,外出打工不安心,留在村里不挣钱。

  由于无力解困,老支书干脆辞了职,新上任的村支书闫学帅也很无奈。他告诉记者,划定的宅基地涉及3个村民组近千人,村委会多次向镇里和县政府反映群众的呼声,但事情一直没有结果,村民不断到南阳、郑州、北京上访。“眼下村民只剩那点儿地,温饱问题难解决,很多村民生活靠救济。”

  三次划定宅基地,三次被卖

  为解决村民的居住安全问题,2007年白土岗镇政府计划实施移民搬迁安置工作。村民们以为有了盼头,但没想到等待他们的是一出持续多年的“扯皮”闹剧。

  2007年第一次选址,政府在现在的中利精细化工公司所在地划出120亩土地用于村民安置。2008年产业集聚区成立后,该地块被规划为非金属新型材料园区,安置地被迫更改。

  2009年第二次选址,村民宅基地改为石庙岭,当时政府写下了保证书。该地块位于迎宾路以南、人民路以东,距县城只有1公里,交通便利。但一年后,在多数村民不同意的情况下,这块地被卖给了鑫泰钙业公司。

  2012年,村民不断上访,当地政府和集聚区协商进行第三次选址。新址位于鑫泰钙业公司路对面,同时给村民出具了承诺书,并在四角用钢筋栽了界桩。一年后,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这块地又被卖给了“固体王老吉”和“东方蚕丝绸”两家企业。之后,村民在企业开工建设时多次阻挡施工,发生冲突,村民多人被当地公安部门带走。

  2013年,当地政府再次为村民们选址。地址位于老村东南方向500米的山沟边上,在当地老百姓口中,这块地被称为“老鳖盖坡”“死娃子沟”。

  这次选址彻底激怒了村民。“选了一圈,又划回了老村!这地方要能住人,我们为啥要搬走?”一位村民说。

  针对上述村民反映的情况,集聚区党工委副书记袁向阳表示,村民宅基地多次被挪移,有规划地不适宜群众居住、避免出现“厂中村”的原因,也有村民住在工业区生活不安全等原因。

  但记者在采访中看到,距离“固体王老吉”厂区只有100米处,数栋高层商品住宅拔地而起,五颜六色的地产广告随处可见。记者在集聚区提供的资料中也看到,该区规划中有多处商业住宅用地。村民们说,开发商能建商品房出售,我们咋就不能在这里居住?

  “为什么做出牺牲的总是老百姓”

  在2013年南召县政府专门下发的《关于解决白土岗镇东沟村移民新村用地及建设有关问题现场办公会议纪要》中,记者注意到这样一段表述:东沟村位置全部处于淹没红线以下,为积极配合县集聚区建设先后三次将原定建设移民新村的预留地点挪移,付出巨大牺牲,并在征地上给予了大力支持,这种舍小家顾大局的奉献精神应该大力表彰。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