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68年苏军闪电入侵占领捷克斯洛伐克,逮捕捷克共产党第一书记杜布切克

  来源:百度    发布时间:2022-03-28 11:56:00
 

1968年原本只是历史长河中普通的一年,但对于华约组织下的捷克斯洛伐克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捷克斯洛伐克在共产党第一书记亚历山大·杜布切克领导下开启了一场探索本国特色发展道路的改革,虽然改革的范围未触及政体,仅限于经济体制、言论自由等方面,并且杜布切克一再强调不会从华约组织中退出,同时对外政策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可即使是他如此“小心翼翼”的举动在当时对于苏联来说也是无法容忍的。

 

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措施于2月份在捷共夺取政权20周年纪念日上(胜利二月)被杜布切克公布,但仅仅一个月之后华沙五国(苏联、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和东德)就在累斯顿会议上对捷克斯洛伐克代表提出了质问,批评了其所谓“民主化”的改革进程,暗示这种改革是对苏联模式的否定!

 

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杜布切克的改革很可能是错误理解了捷克斯洛伐克与苏联之间的协议。因为在他看来,只要本国政体不变,在外交政策上和苏联保持一致,国内的事自己就可以做主!可实际上在苏联掌控下的国家除了在外交上要和苏联步调相同之外,他们更为关心的是你的国内体制执行度,说白了,一切都必须遵从苏联模式,这是最低标准!

“布拉格之春”发生的背景 

当然,杜布切克的改革其实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因为效仿苏联的“大锅饭”和粗犷的工业化模式导致捷克斯洛伐克在60年代初经济出现了严重的衰退;

苏联的类似模式在现在看来似乎只适合那些基础经济本就欠发达的地区和国家,而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国家在二战前的工业化就已经相当的发达,继续沿用苏联的发展模式其实就是一种倒退; 

面对这种情况,杜布切克在担任布拉迪斯拉发书记时就做过两年的试点,效果还不错,可是在全国推广之后问题就出现了。他原本只想改革经济,但随着激进的作家联盟和工会成员强烈呼吁“政治自由化”,为平抑矛盾,杜布切克就一次性将几种建议整合到一起在2月份的演讲中以正式文件下发了!

 

新闻自由就是杜布切克改革中的一项,随着限制被放宽,在民众中迅速掀起了一股重新审视捷克斯洛伐克历史的热潮,尤其是在斯大林时期那些被清洗、监禁和处决的案例。新闻、报纸在此时的效率最高,很快那些过去被禁播、禁止宣传的案例被编撰成文章和电视录像展现在人们面前,捷克斯洛伐克人也以此了解了那段“黑暗”的历史!

 

改革的经济效果在最初阶段还没有看到多少,可是涉及“民主自由化”的举措在民众中被广为传播,虽有国内保守派的抵制,可大势已无法阻挡,这段时期也有人说西方势力欲趁虚而入准备煽动所谓的“和平演变”,从捷克斯洛伐克为切入点一步一步瓦解掉苏联。

苏联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干预

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苏联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在同年5月克格勃发起了针对捷克的“进步行动”,大量特工渗透到该国的多个民主组织当中,以此来监视和管控捷克的“变革”,并为日后“处理”搜集证据;

 

到了7月苏联开始在捷苏边境展开大规模军事演习,高层也在同捷克领导人接触和谈判,杜布切克一再强调捷克对华约的忠诚和遏制“反社会主义”的决心,但苏联人对他的表态感到担忧,毕竟事态一旦失控单靠一位“慈眉善目”的领导人是无法挽救的。

《布拉迪斯拉发宣言》的签订也没有消除苏联的顾虑,7月中旬一封五国联名信强调:鉴于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可能会给外部势力提供颠覆个别国家的机会,联盟必须实施干预!

 

8月苏共完成了对捷克斯洛伐克军事占领计划的制定,到了20日约有50万华约军队和将近2000辆坦克开进捷克,出兵的国家包括苏联、保加利亚、波兰和匈牙利。原本苏联也想让东德出兵,东德也同意了,可是考虑到二战结束时间不长,德国的身份敏感,于是东德军队并未参与此次“入侵行动”!

苏联军事占领捷克斯洛伐克

华约联军在进入到捷克斯洛伐克之后迅速控制了哈维尔机场,而捷克的部队也都全部被限制在自己的营房内不得随意行动,华约的“入侵”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像样的抵抗,兵不血刃就占领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

 

当然了,尽管捷克的军队无法发挥作用,但当地民众却对华约的这种“入侵”行为极为不满,大量的抗议者涌上街道,用后来一些历史学家的话来说,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试图用鲜花和更改路牌的行为来与苏联的坦克进行对峙,并高喊着“伊万,滚回去”的口号!

 

但显然这些举动在几十万大军面前都是徒劳的,在对峙过程中华约部队大约射杀了70多名抗议者,另有700多人受伤;

 

由于华约联军行动迅速加之封锁了消息,杜布切克及领导层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不过他们后来对外宣布苏联是在政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入侵”的捷克斯洛伐克,这就与苏联人在之前宣称的是被该国领导人邀请提供援助的话互相矛盾了,至于真相如何各位心中应该了然了吧!

 

“布拉格之春”的结果

在军事入侵并占领之下,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被彻底扼杀,杜布切克被苏军逮捕送到莫斯科,在827日返回布拉格之后,这位领导人被授意发表了全国讲话,他含泪宣读报告,到了最后,这位领导人强调:“我希望大家能够信任这个国家,即使我们可能会被迫采取一些限制民主和言论自由的临时措施”!

 

“入侵”的数十万大军并没有撤出,在干预结束之后,捷苏签订了一份“暂时驻军”协议,允许军队驻扎,直到22年后1990年之前,这些军队一直都在奉命监视着捷克斯洛伐克!

杜布切克在1969年被胡萨克取代,捷克的改革彻底宣告失败!这就是著名的“布拉格之春”运动!

 

国际社会的反应,美国比较平淡,中国非常愤慨

当然,苏联和华约悍然入侵他国的行为遭到了国际社会的抨击,中国是表现最为强烈的国家,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分别在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事件后发表讲话,称苏联是法西斯政治、大国沙文主义、民族利己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集合体,并将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行为比作美国入侵越南,斥为赤裸裸的侵略!指苏联为新沙皇!提出反对美苏两霸!号召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打倒苏联社会帝国主义 全国各大城市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十万声讨新沙皇侵略罪行游行。

 

但美国和西方国家倒是对这件事情看得很开,除了口头询问和谴责一下之外并无更多的举措!

不过这也可能是受到了美国在越南战争的影响而决定的,因为当时的美国正处于和越南谈判的关键时期,苏联的影响力在这次谈判中至关重要,如果在此时惹怒苏联,那美国还要在越南耗上更多的时间也说不定!

 

再加上当时华约“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时间段正好赶在了美国总统竞选,所有人都忙着为谁来担任美国总统而感到焦虑,谁还有心思关心苏联内部的事呢!

迟来的“道歉”

时间来到了1989年,也就是杜布切克改革二十年后,苏联的最高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真理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1968年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苏联不应该随意干涉一个国家的改革举措!

 

但是这份迟来的“歉意”实在是太晚了,两年之后内忧外困的苏联正式宣告解体,而捷克斯洛伐克也在1989年的“天鹅绒革命”中分裂成两个国家,不过这一次革命是和平演变,没有暴力、没有军队,更没有苏联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