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19个中央部门今年财政拨款继续下调:科技部减70.35亿元中国邮政集团减40.7亿元财政部减22.25亿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22-03-26 14:55:00

19个中央部门财政拨款继续下调,部门钱袋子最少仅六千余万

3月24日,102个中央部门集中晒出2022年部门预算报告,翻阅各中央部门预算“账本”可以发现,此次公开的部门预算包括部门收支总表、财政拨款收支总表等9张报表,更为全面真实反映部门收支总体情况和财政拨款收支情况。

今年财政部也要求,要加大项目支出预算公开力度,扩大绩效目标公开范围,南都记者注意到,今年102个中央部门中有100个部门公开727个项目绩效目标,较去年增加599个项目,实现大幅度增长,中央部门更为具体的晒出项目支出细则及考核要求,确保项目支出更为透明公开。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白彦锋表示,今年中央部门大幅增加项目支出绩效目标公开数量,加大公开力度,让公众看得见看得懂,有助于实现公众对预算支出质量和效益的全面监督。

近年来,中央不断提出“过紧日子”的要求,中央部门在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响应中央过“紧日子”的号召已成常态。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今年中央财政拨款较去年有所略增,但包括财政部在内的19个中央部门均在去年基础上再次减少中央财政拨款,其中减少幅度最大的三个中央部门为:科学技术部(70.35亿元)、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40.7亿元)、财政部 (22.25亿)。

102个中央部门晒预算,“钱袋子”最少部门今年仅6千余万

今年共计102个中央部门集中晒出预算报告。与往年相似,今年102个中央部门收支总预算仍超两万亿,达到约2.45万亿,较之去年收支总预算增加约3162亿元,略有上升。中央部门的收支来源主要来自于今年中央财政拨款、上年度结余以及政府性基金预算拨款、事业收入等。

从收支总预算数额来看,“钱袋子”最多的前十名,仍是公众熟悉的大型部委,分别为教育部、税务系统、国家卫健委、中科院、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国铁集团、工信部、海关总署、国家移民管理局、科学技术部。其中有5个中央部门的“钱袋子”达千亿以上,教育部最多,达到5435.99亿;其次为税务系统,达到2755.46亿;国家卫健委,达到2712.81亿元。

“钱袋子”较少的部门主要以协会为主,诸如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记协、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中国老龄协会,最多的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约为1.73亿,最少的为中国老龄协会仅为6135万余元。

多个中央部门聚焦民生,安排专项经费用之于民

从中央部门支出情况来看,“钱袋子”最多的部门中如教育部今年支出达4140.09亿元,约3774亿元主要用于教育支出;税务系统支出2732.15亿,其中2100多亿都用于税收事务,国家卫健委支出2609.81亿,2300余亿用于卫生健康支出,值得关注的是其中疾控经费大幅度上涨达5.46亿,增幅约36.12%。

今年也有多个中央部门聚焦民生,安排专项经费用之于民。比如全国妇联拟用近三亿救助“两癌”患病低收入妇女群体,司法部拟用近1.3亿彩票公益金对农民工、残疾人、妇女等群体实施法律援助,国家体育总局拨出4234.87万用于开展群众体育运动,公安部专门列出专项经费,改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园条件。

还有一些中央部门专门聚焦社会关注的热点、痛点问题拨出经费,回应公众关切。诸如民航局今年专门设立保障民航安全的长期项目拟投入5284.23万保障飞行安全,比去年增加五百余万,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今年对安全生产专项项目安排近四千万,较去年增加2300余万,增幅达145%。

今年财政拨款近八千亿,19个中央部门财政拨款减少

从中央财政拨款情况来看,今年102个部门的财政拨款总数略有增加,去年102个中央部门财政拨款为7072.93亿元,今年财政拨款则为7987.28亿,增加约914.35亿,增幅为12.92%,8成中央部门均相应略增预算。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8成中央部门均相应略增预算,但在中央号召“过紧日子”的背景之下,落实“过紧日子”的要求始终体现在中央部门预算安排中。今年19个中央部门中央财政拨款继续减少,比如科学技术部的财政拨款减少70.35亿,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减少40.7亿,财政部减少22.25亿。此外,尽管8成中央部门略增财政拨款,但在其今年中央部门预算报告中,所有部门均提及要厉行节约大力压缩一般性支出,尤其是非刚性非重点项目支出,今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比2021年执行数大幅减少。

以文旅部为例,去年文旅部的财政拨款约为38.71亿,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执行数为54.53亿,今年的财政拨款稍增至44.97亿,但相较于去年执行数仍大幅度降低。从今年中央部门预算报告来看,这样的情况较为普遍,据财政部有关人士指出,对这些部门适当增加财政拨款,是为增加经费,保障部分刚性支出、重点支出。

过紧日子多部门压缩一般性支出,压减空间从何而来?

在中央号召过“紧日子”的基调之下,各个中央部门近年来不断寻找节流空间,纵观今年的中央部门预算报告,各个中央部门均强调压减一般性支出,甚至有部门压缩办公经费,例如公安部即适当减少了办案经费,而十余年来不断压减的“三公”经费今年亦再降1.1%。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白彦锋告诉南都记者,今年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尽管去年全国税收收入大增,绝对值增幅为11.9%,但相对增速仍较缓慢,尤其是税收负担在逐步走低,财政收支矛盾较大,“这种情况下需相应控制支出增速,以保证财政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中央部门保障重点支出,继续严控一般性支出,节用裕民显得更为重要。”

但毋庸置疑的是,随着“三公经费”今年仅压缩五千余万,同比仅降1.1%,几乎已接近压缩临界点,今年中央部门大幅度压缩一般性支出,非刚性支出,未来中央部门经费压缩还有多少空间,如何进一步节流成为必须面临的问题。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白景明分析称,今年中央部门压减一般性支出力度较大,多个部门财政拨款收入较去年下降,但一味压缩也并非出路。他强调,在当前财政收支为紧平衡状态,收支矛盾较大的状态下,把钱花在刀刃上更为重要,下一步必须建设效能政府,适当通过绩效管理,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才能达到少花钱多办事的效果。”

他还提醒,各个部门在客观上严格管理经费支出的同时,也要注意压低经费的前提是保障政府正常运转,不能因为压低经费而影响政府机构的正常运转和发展。

南都记者也注意到,今年102个部门中8成数量的部门除财政拨款略涨,从各部门总体收入来看亦有所增加,包括政府基金预算拨款和事业收入等亦有所增加,相较于去年增加近三千亿,这意味着各部门在节流的同时亦在开源。

(注:文中所提数据均按亿为单位,按照四舍五入计算)

采写:南都记者 蒋小天 宋承翰 潘珊菊 吴斌 莫倩如 王凡 王森 宋凌燕 丁境炫

见习记者 郭若梅 陈秋圆 赵唯佳 实习生 王玮 张雨